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自助餐店打工記
自助餐店打工記

小店打工的艷福



? ? 暑假去快餐店打工。



快餐店除了老板、老板娘外尚雇用一位年約三十餘歲女人曉純姐。



快餐店工資不太高,管吃管住。



一天下午餐廳休息,老板兩口外出。



我和曉純姐把店?的東西收好打掃乾凈,便一起聊天。



曉純姐說到她老公吃喝嫖賭樣樣精通,工作又不固定常不拿錢回家,所以她

只好外出工作否則小孩和她要餓肚子了。



我非常同情曉純姐,我就說,這樣的老公要他幹啥,踢出去算了。



曉純姐怨怨的說,我們已經分居1年了。



說著眼淚流了下來。



我輕輕的拍了拍曉純姐的肩膀,說,不說他了,你也不要傷心了,有什麽難

處告訴我,我雖然沒有錢,但有體力,而且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我說全身是汗,到樓上去沖涼去了。



而曉純姐則在椅子上打盹,走到陽臺看到老板娘的褻衣褻褲黑色奶罩和三角

褲及性感透明睡衣吊在那?,使的我的老二昂然勃起。



沖涼完下樓,曉純姐說她也要去沖涼。



曉純姐身裁略為豐滿,但不是胖的形狀,尤其前面那兩粒大奶子和大大屁股

是男人看到都想上她。



曉純姐走起路來波濤胸湧直直吸引我有色的眼光。



曉純姐沖涼時我不自覺的偷窺起來,透過窗戶我看到赤裸裸的女人大胸脯,

下體陰毛茂盛。



我呆呆的看了起來,風韻的曉純姐勾起我的性欲,雞巴高高的翹起來。



這時曉純姐敲敲了窗戶,開口說你沒看過裸女嗎?我楞了幾秒鐘,曉純姐口

說你還沒看夠嗎?我一時不知說什麽,嘴巴?咕嚕的什麽。



我說「我確實沒見過」。



我短褲?已經鼓起一團,曉純姐便說:「好了,幫我擦一下背,要看去屋?

,讓你看個夠。我們到了曉純姐的屋?,曉純姐說著便將我的褲子脫下。說「壞

東西,好大的東西,又粗又長。你做過愛嗎?」,我搖頭,「來叫姐姐,姐姐教

你」。



然後把乳頭放到我的嘴?,說先舔舔我的奶,好吃嗎?我粗魯的吃了起來,

曉純姐敲敲我的頭說,輕點。



然後曉純姐揚起頭輕輕的呻吟起來。



不一會曉純姐抓住我的雞巴,輕輕的擼了起來,我很快就射了出來。



曉純姐說,你也太快了。



說著手並沒有停下。



很快我的雞巴再次青筋暴漲,我再也受不了,說我要,曉純姐分開大腿把我

的雞巴送進她的陰道,我不由自主的便快速抽送起來。



只見她喊到輕點,你的太大了,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做過了.....。



我便放慢速度抽送,只見曉純姐淫水肆溢臉上充滿痛苦快樂交織,雙手抓摸

大豪乳和黑奶頭嘴吻著她的嘴。



她此時直喊我太厲害,我便展開更快速攻擊。



她已攤在那?直讓我滿足獸欲經歷數十分鐘我射精,她已高潮數次,直說棒

好久沒有跟男人做愛。



我便大膽的說以後由我來滿足你,曉純姐點頭說我吃定你了。



晚上吃過的東西,我們回到住的地方,我從後抱住她,摸索其身體,把她的

肉色奶罩內褲扯掉。



吸吻其全身連私處也不放過。



她也捉住我的生殖器猛吸,直讓我大喊,好舒服。



兩人便結合在一起再幹一場彼此得到滿足,完事後,她回到去。



我跟曉純姐發生性關系後,我每天都找她做愛。



今日也不例外,她穿白色睡衣?面只穿粉紅色內褲,兩個大木瓜奶子掛在胸

前,黑乳頭清晰可見。



我二話不說抱著她就在客廳沙發上幹起來。



整支陰莖完全插入陰道。



啊...啊...蔔滋....滋...呀...呀...聲音和沙發動的

聲音夾雜。



喔...喔...很興奮很HIGH到極點,就在抽送交合十幾分鐘後,我

射精她也達到高潮。



曉純姐說:小偉,你每天都要找我發泄好幾次,我真怕你有礙健康。



我直笑:天賦本能,何況奶這種女人是我想要。



太瘦小奶我沒性趣,憋了一整晚總要泄欲。



我和曉純姐去的事情,老板娘也看了出來。



忙完午餐休息老板外出,老板娘上樓睡午覺,我和曉純姐沖洗整理完地面和

桌椅。



我拉著曉純姐打炮,曉純姐直說不要在此。



我說:沒關系。



便要她扶著?,我從後進入。



由於刺激幹的很起勁,她也發出呻吟聲,結果被老板娘看到我們性交表演。



搞完我便躺在椅子上睡著,曉純姐自己出去了。



我小睡了一會兒,到樓上尿尿出來,在陽臺看老板娘曬衣服。



她拿起紅色內衣褲時,我不經意說出:紅色的喔!她轉頭笑笑,罵我色狼。



我大膽的說:我當然色了,誰讓你那麽風騷。



老板娘披好衣服對我說:你和曉純幹好事,我都看到了。



此時我說:怎樣不錯?奶老公是不是像我這樣威猛?還是無法滿足你。



要不要讓我試一試?她羞羞的紅著臉,我走向室內脫掉褲子,掏出已經勃起

成45度的老二。



接著把她放在水槽上脫光衣服做愛。



她沈溺在我的抽送歡樂中,似乎先前閨房之歡失調一掃而空。



在打工期間我與兩女維持良好關系,即使現在沒做我也偶而找她們敘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