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龜公奴妻被調教【1-8】
龜公奴妻被調教【1-8】

第一章





我名叫劉霧天,與妻子柔柔結婚一年,生活一直普普通通。我和妻子是從高中時就認識,但真正開始戀愛是3年前,相愛3年后于結爲了夫妻。與妻子結婚后的3個月里我可以說是整天成謎于溫柔鄉里,妻子見我如此頹廢,不務正業,就堅決的把我推向了事業,好好養家,從此我便外出務工。

過了一陣子我積攢了一些積蓄以后就自己創辦了自己的網絡公司,由于我精湛的技術和開發的幾個專利技術,再加上我們團隊的無間合作,整個公司從無到有,蒸蒸日上。而妻子總是在背后默默的鼓勵我,她溫柔的聲音總是能在我最困苦的時候像救命稻草一樣鼓勵我脫離險境。

現在我的公司已經基本步入了正軌,手下的員工都是當年與我一同從0起點開始打拼的人,一直耿耿忠心于我,現在公司上道了以后又沒有什麽大事需要我去操心,手下的干將們做事條條有序從來用不著我費心,我待他們如同兄弟姐妹的,我也落的個清閑。

我的小嬌妻是一個大美人,在學校里時能與校花一較高下,甚至可以說她就是校花,與我結婚后我一嘗她那c罩杯的渾圓堅挺的乳房,粉紅色小巧可愛的乳頭,總是忍不住去吸允,一雙修長的美腿,總是讓人不禁想要掰開它們來一探密處。

只可惜妻子是個非常保守的女人,平時總是穿的很多,那對豐滿的乳房和美腿也總是被包裹在厚厚的衣料之下。平時與我做愛的時候則更加含蓄,做愛姿勢只有最基本的男上女下,簡單的讓我在她陰道內抽插而已。雖然我也有嘗試讓她換其他的姿勢做愛,但每次妻子都害羞得死活都不肯。這讓我非常苦惱。

這麽一個大美人天天擺在自己面前,作爲一個男人,我怎麽能夠不想去好好的玩弄她一番呢,我總是在想如果妻子是個悶騷型的女人該多好,被我一挑逗就發騷的那種,然后就任憑我想怎麽玩就怎麽玩,我甚至還偶爾有想要將她變成我性奴的想法閃過,不過我知道,這些不過是想象罷了,也許做夢的時候可以爽個幾秒鍾。

從初中的時候我就開始接觸了色情網站,並且一直到現在我都沈迷再其中,雖然是著迷很久,但從未再更大論壇中漏過臉,看的東西也很雜。可是無論是色圖還是色片也都有看膩味的時候。惟獨對某幾個特定的色文,我的興趣一直,從來,絲毫,都沒有減少過,比如,絲襪高跟,尤其是讓人興奮到及至的人妻出軌和淫妻交換之類的色文,更是讓我追捧。

而這也是我這人身上一點不好的愛好--我喜歡淫妻。

在我苦苦追求老婆的時候,周遍布滿了競爭者,走在學校里拐個彎就是一個情敵。甚至連我一個最好的哥們都和我搶過,而且我沒想到,這哥們在輸給我之后好幾年,最后又重新成爲我的“情敵”,不過,那又是后話了。

俗話說功夫下的深,鐵棒磨成針。在我含辛茹苦的追求了一個學期后終于把她追求到手了。爲了她我決裂了全世界,其實是全校園,我幾乎成了全校的男性公敵……好在在我和老婆第一次做愛的時候,她還是處女,這點讓我覺得以前所付出的沒有白費。

至少破了個處女。烽火狼煙,只爲博美人一笑,至少,校花是我的了!

妻子在和我結婚以前從不讓我亂來,她就是這麽保守,和我親密的動作永遠都限制在拉手接吻和擁抱,直到和我的新婚之夜,才讓我的破的處女。不過,色文色圖看的膩,這真人也玩得膩啊。

從結婚到現在這麽一大段時間雖然說2,3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結婚后隨時都可以做愛的優越條件也使得我原本的欲望迅速的磨滅。雖然和老婆相處時間越長感情越深,但是新鮮感也逐漸消失。

甚至連做愛也越來越不帶感,越來越趨向平淡。加上妻子又保守,除了男上女下幾乎就沒有別的,最讓我受不了的是妻子從來不讓我開大燈做愛,羞得不願意讓我看清楚,也從來不讓我舔她的屄,更別說在白天做了。她也明知道我喜歡絲襪高跟,可她就愛穿褲子,哎,真雞巴掃興。

也許男人都他媽的這樣。在漸漸的提不起興奮感的時候,我被逼又重新慢慢回歸到了色情網站里了。

而回到色情網站里我無非就是又回到從前,讀起那些淩辱妻子,調教妻子的色文,把色文里的女主角想象成我的妻子,然后撸著管子,想象著柔柔在別的男人胯下淫叫。每次想到這里我的雞巴就越發的硬,總是想著妻子柔柔要是個騷貨該多好。

回歸色情網站久了,和妻子的激情就更被磨滅了,甚至每次都感覺和老婆做愛還不如看色文色圖撸管來的爽,至少圖里的女人都穿著情趣內衣絲襪高跟,配上色文里的文字,比老婆和條死魚一樣躺在那里有感覺得多了……

不過這些讀是停留在我內心的淫邪想法而已了,雖然妻子也知道我有一些這樣的不良嗜好,但這些這我可不敢對妻子說。不過過了一陣子之后,事情卻又出現了轉機。

我的一個現在海外的高中同學給我打來了電話,說要回國了。

一個普普通通的電話卻讓我高興得沖天,我的這個同學姓梁,叫宇星,比我大半歲,是我和妻子還在高中時候的同班同學,那個時候的我兩稱兄道弟,是一對形影不離的哥們。打架喝酒逃課從來不會有一個人的時候,哪方要是有事兒了另一個人立馬就隨叫隨到。

而這個人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一個超好哥們兼情敵,雖然我們在感情上有爭奪,但在其他方面我們卻還是很神奇的是兩好兄弟。

可惜到了后來他出國留學了,但這就爲什麽他在爭奪柔柔的時候輸給了我。

至此我們就只是經常用電話保持聯系,再到后來我們各自有了自己的事業,我們都忙著自己的那點事兒,兩人之間的聯系就越來越少。而當我娶了小柔做妻子之后,有了自己的家庭就顧不上他了。但他似乎到了現在卻也還是單身一人。

還有一點就是我和妻子結婚好久之后妻子才告訴我,在高中的時候妻子就和宇星有過很高的互相愛戀的關系,她對宇星的感覺相當好,而宇星也對她有點意思,只是宇星出國之后,漸漸的疏遠了,又在我不知情的堅持不屑的追求下,小柔終于嫁給了我。所以星宇這次回國,不僅僅是我們三個老同學的聚會,更是她們兩個老戀人的相聚。

而且很巧的是,我們兩人有著截然相反的性趣愛好,也都互相了解。我因爲看了很多淫妻類的文章,所以我喜歡自己的妻子被別人調教,但是介于面子和老婆畢竟是自己的老婆,舍不得給別人玩,但宇星畢竟是個衣襟。而他則是喜歡調教別人的老婆。

妻子柔柔在和我結婚后,我們兩人也經常討論她,而內容嗎,就都是很色情的。他在對話里侮辱我的妻子,同時也是他的前戀人,而我則跟著侮辱自己的妻子,我們都沈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一次又一次的發射。

但是我們都還只是停留在言語上和幻想里,不敢實踐。雖然說是兄弟,但老婆,畢竟還是自己的嘛,他要是見了我妻子,舊情死灰複燃,我往哪兒擺啊。所以,這次他回國我肯讓他來我家,是因爲我有陰謀的……而主角,我的妻子卻渾然不知。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這次我們兩哥們久別重逢別說有多激動了,我們立馬約定了見面的時間,那是10月份的15號,地點就在我家。我和妻子都在這一天放下了所有的工作,專門爲了這次小而又極具意義的小聚會而忙活著。

早晨我們一塊去買了很的多菜,回來后就忙活了一整天,爲了這個久別的好友,忙活一整天做一頓豐盛的佳肴值得了!直到晚上5點多,宇星如約而至。門外傳來一聲“叮咚”,但這次如此普通的鈴聲對我和妻子來說卻是如同聽到中了大獎一般讓人高興。

打開大門,一張俊俏的臉龐出現在我眼前,這張臉還是那樣熟悉,只是沒有了當年的稚氣,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成熟于潇灑。我們門里門外的站著,互相目視對方,似乎有千言萬語卻又都卡在的喉嚨口。畢竟是鐵打的哥們。

“你小子!多少年了看上去怎麽還是和以前一樣傻逼啊!”我高興得模仿著我們高中時的語氣。

“哪里像你這個吊毛,娶了老婆忘了兄弟。自己承認吧,多少年沒理會過我了,啊?”

“行了行了,說的,你還不是一樣,工作了后就多久也沒了消息,我想聯系還聯系不上呢。”我倆就這樣互相調侃著一邊走進了客廳,仿佛又回到那個調皮的高中年代。雖然時隔已久遠,但心里還是能夠感受到那份友誼的溫暖。

“喲,弟妹……”宇星望著妻子。

“宇星……”妻子也回答著。

“好久不見了,你還是那麽漂亮,不,比以前更漂亮了。”

“看你說的……”保守內斂的妻子經受不起一點兒挑逗,臉上的紅暈立刻呈現了出來。她卻不知道,宇星看她的眼神里,還夾雜了好友以外的意思……

“我是說真的啊,結了婚了,更有女人的味道了不是。”宇星繼續調侃著。

“行了,飯菜都準備好了,快點進去吧。”妻子嬌羞著看著她,那種眼神,我知道,是舊時情人的那種癡戀,而現在又帶著一種回味。

我們圍著桌子坐下,豐盛的晚餐在我們面前,酒逢知己千杯少,久別了這樣的好友吃飯時喝酒自然是不會少的,一會兒我們就吃著喝著鬧開了。

“宇星,你出國這麽幾年都干些什麽去了。”我如常的問候這哥們的生活狀況。

“我,本來是出國上大學的。結果,嘿嘿……”宇星搖了搖頭:“半路給廢了。”

“啊?上了幾年就辍了,后來呢?”我繼續問道。

“上了一年半就辍了,本來在國內的成績我算是相當不錯的了,結果去了美國之后,草,英文太他媽的扯談了,簡直就是鳥語和說繞口令似的,一去那邊學業就跟不上,后來英文確實好了一些吧,但是那些跟不上的課業,新的舊的壓一塊,最后我就。”宇星喝了一口酒:“不行了就辍了。”

“再后來呢?”

“不過幸虧我辍了,不然也就不會有現在的成就了。辍學后我就跟著一朋友出去混,遇到幾個不錯的人,帶著我做生意,后來越做越大,有了點積蓄之后我就自己開了家公司,現在經營得還算不錯了。”

“哦,不錯啊。”我聽了后也爲我這個哥們高興。

“那你呢,看你這房子挺大啊,挺有錢的嗎好像。”宇星又開始調侃起來。

“我啊,大學畢業后工作了一段時間,有了點積蓄以后,也和你一樣,創辦了自己的公司,現在公司基本上軌了,手下的人也能干,不怎麽需要我操心,我現在也算過得舒坦。”

“對了,你這次怎麽突然想起又回國玩了。”

“本來就不是回來玩的,而且,回來已經有半年了……”宇星說著用眼角看著我,似乎他已經知道我在想什麽了。

“我草?你小子回半年了,居然現在才來找我?還當不當我是你哥們啊!”

“聽我說啊……其實我原本是爲了公司的發展才回來的,我在美國的公司現在和中國這邊的企業聯手了,要在這邊建立一個分公司,所以我就回來這邊忙活著,一直到最近這陣子,分公司的布置都做的差不多了,運作也上軌了我才抽出來空來找你的。”宇星又撇了我一下:“我已經很盡力了,我也想快一點啊……是吧……”看著宇星的樣子,他是從來不會和我說謊的,真要是這樣的話,我還得祝賀他了,在事業上能有這樣大的發展。

“那你現在住哪兒啊,在這邊有房子嗎。”

“沒,前段日子一直都吃喝睡在自己的公司里了,忙活嗎,現在閑下來了,在外面組了公寓,就暫住在外面,等過段時間了就準備在這邊買套房,長久的住下來。”我和宇星這樣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相的了解著對方的生活狀況。妻子則坐在一旁,看著我們倆,似乎就真的回到了高中,那時的她就喜歡這樣坐在我們旁邊,看著我們哥倆打打鬧鬧的。

聚會就這樣順利愉快地進行著,后來妻子不勝酒力,開始有點暈暈乎乎的,我扶著她進房睡覺了。而有一件事情,我也終于可以放心的和宇星交流了。

“宇星啊,我有點事兒想跟你講。”我借著酒勁兒,把心里憋屈著的屌事兒都想著一吐爲快了。

“啥事兒啊,咱倆誰跟誰了,直說。”宇星還是那麽豪爽。

“今天也很晚了,你就別走了,收拾一下睡客房里,這些剩菜盤碗就留著明天收拾了。客房里有台備用的電腦,待會兒你去客房,上QQ,我有很重要的東西要講。”

“艹,什麽破事兒啊,還不能當面講,非得qq傳書。”

“行了行了,我先去洗個澡,你去吧。”說罷我便去了浴室,20分鍾的洗刷之后回到我的書房里打開了電腦上了qq。宇星果然已經在線了。我點開他的頭像,徑直奔向主題。

“我洗完了,怎麽樣,隔了這麽多年,再見到有什麽感覺?”

“嗯,不錯,你看著還是那麽搓。”宇星沒懂我什麽意思。

“尼瑪,我不是問你我看著怎麽樣,我是說,她!你不是朝思暮想的麽。”

“哦哦!我草,是哦,真是喝多了。上次你發過來的照片我看著打了好幾炮呢,這次看見真人,又有得撸了,真他媽羨慕你!”聽他這麽一說我一下子又興奮了,每次我和宇星聊到妻子的時候,我都會發幾張妻子的照片過去給他,然后開始言語上的調教淫妻。而這次也不例外,只是這次,他真的看到了真人。

“嘿嘿,真羨慕你啊,要不是我當初出國了,說不準現在天天在肏她的就是我了!你看你老婆這麽漂亮,不多給些男人肏一肏天天悶家里多浪費啊!她這麽騷就該出去賣屄。”

“對,我老婆柔柔就是個騷貨,她就是一個婊子,是個妓女,她應該出去賣屄,讓所有見過她的男人都肏她。怎麽樣,你想肏她麽?”說道這里時候我感覺我褲裆里的雞巴迅速勃起,我毫不猶豫掏出來就撸。

“必須的啊!老兄你想想,你老婆像條下賤的母狗一樣跪在地上,撅起屁股讓我玩,我一邊摸著他的屁股,一邊把她的兩個大屁臀掰開,露出屁眼和騷逼給你看!但我就是只給你看不給你玩!你只能看著我玩你的老婆。嘿嘿,然后我把她搞懷孕了,生下一個野種,她從此成了我的泄欲工具,你的用處就是幫我養野種,哈哈,這樣的幻想,夠刺激吧!”

“肏,太刺激了,你說的我雞巴都快爆了。”

“那你老婆賤不賤啊。”宇星趁勢說到。

“賤,太賤了,又騷又賤!任何人都可以肏她。”我和宇星就這樣在兩個房間里,像往常一樣,在兩台電腦前幻想中羞辱著我的妻子。

“兄弟你這樣說沒意思,都這麽多次了還要我教你,有點經驗好不好,加上人名啊。”

“艹!我劉霧天的妻子李曉柔是個賤貨,騷逼,是個任何人都可以肏的爛婊子。”我一邊說著一只手一邊在下面搓著自己的雞巴。

“對!就是這樣,你繼續,快高潮了,再刺激點!”宇星催促到。

“我老婆李曉柔是個男人大屌下的淫婦,既無恥,下流又不要臉,我老婆就是個天生的騷逼,爛逼,你想怎麽玩就怎麽玩,把她的屄玩爛了就當垃圾一樣丟掉。”我的言語越來越離譜,可能是因爲太刺激太興奮了,還沒說多少句我們倆就都噴灑出了億萬子孫。

我坐在了書房的椅子上休息,估計宇星現在也和我一樣,興奮過度,雞巴充血,腦袋缺氧。

“星哥,怎麽樣,爽麽。”好一會兒我才喘過氣。

“呼,不錯,要是真的,就更不錯了!”

“嘿,其實,這次我邀你來我的家,就是想說說這事兒的。”在一陣舒暢過后,我終于打開了真正的話題。

“沒懂你什麽意思。”宇星這回有點木讷。

“我的意思就是說,這回我們不只是要用講的了,我想要把我們說的,都變成真的。”我心跳加速,我現在意識似乎已經開始混亂了,我難以想象這是一種什麽樣的場景,我居然叫自己的好兄弟去調教自己的妻子。

“哦。——啊。”

“我說,我要你去調教我老婆,不只是用說的了,真的調教,懂了沒?”好一會宇星才緩過來,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做夢都想得到我妻子柔柔,要不是他當年出國,說不定現在在天天肏著柔柔的就真的是他了呢。而這回我卻主動邀請他來調教他夢寐以求的女人,把平時積累的幻想都付諸實踐。在經過艱難的交流和長久的溝通以后,他終于了解了我的意願……

“不過說真的,我當然是沒有異議了,但我還是不了解你怎麽突然這麽舍得了?”

“我早就想真的干一把了,只是我舍不得給別人啊!交給別人也不放心,也只有你小子,給你撿到大便宜了!”不過還有一點宇星是不知道的,我沒說,他以爲我只是因爲喜歡淫妻所以才讓他去調教我妻子的,其實,我的最終目的,是借他之手去調教開發我的妻子,讓我的妻子越過恥辱的這一條界限,變得淫蕩,女人嘛,只要一旦越過了底線,就什麽都做得出來了的。而且這樣也能同時滿足我的淫妻願望。最后再讓他回複單身漢的完美原狀。

最終我和宇星達成了一項口頭的協議,我把妻子送給他調教,他可以從往日的舊情方面開始下手。但是我的老婆最終還是我的老婆,他調教妻子的地點可以是在他現在的住所或者在我家,在我家我就找借口出門。所有的環節和事情我都要知道,而且每到一個調教的階段都必須經過我的同意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調教。

而我們的最終目的,是將我的妻子調教成我的廁所,每天喝我的精液,吃我的雞巴。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妻子還是我的妻子,調教成功后我可以把妻子借給他玩,他不能趁此橫刀奪愛,這是也是兄弟之間的互相信任了。

最后討論完了之后我們就匆匆睡去了,這一整夜我都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想著躺在我身旁的小嬌妻就要拱手送給自己的兄弟奸淫調教我就興奮的睡不著,雞巴就這麽硬著一個晚上通宵晨勃。

第二天起床,已經聞到了飯香,可能是昨晚有點喝多了,今早起的有點晚。

打開房門,飯香的味道更濃了,還伴隨著丁玲哐啷的聲響,強烈的香味刺激著我的味覺和空蕩蕩的胃,令人食欲大開。

走進廚房,只有妻子一個人,穿著一件白色T恤,深藍色的緊身牛仔褲,披著一件白色的長圍裙。看來宇星比我起的還晚,這會兒可能還在客房里打鼾呢。

“寶貝,起床啦……早飯就快要好了哦,去叫宇星起床吧。”妻子一如既往的,早早地就爲我準備好早飯,又用她那又嬌又嗲的聲音和我問早。看著眼前美麗的妻子,想起不久我就要把她送給自己的好兄弟調教,還要把她調教成自己的性奴就感到……餓……可是也許她也會喜歡?宇星也曾是她的夢中情人,而我這樣也算是在成全他們了。

“老婆做飯就是香,來,獎勵你一個吻。”我把滿臉胡渣的臉湊過去。

“哎呀……先去洗個臉啦,臭死了。”妻子一邊閃躲著一邊控制好手里的鍋鏟。

“嘿嘿,老婆大人發命,小的現在就去……”之后宇星也起床了,三個人簡單的打了聲招呼,便一起享用妻子做的拿手好菜。

經過昨天晚上的調教商討之后,我和宇星都很著急很夠將我們的計劃早日實現,所以決定從第二天就馬上開始付諸行動,也就是從今天開始,執行了我們的“奴妻調教計劃”。

按照計劃的第一步開始執行,我要開始冷落我的妻子,讓妻子感覺我漸漸的疏遠,平時有事也不主動和妻子交流商討,一段時間以后妻子一定會有煩悶,這時就讓宇星進來介入,和妻子談心聊天,一點一點的恢複他們往日的戀情,然后宇星就要趁此機會,對妻子下手,讓妻子突破出軌的這條壕溝。

接下來的幾些天我便依照著計劃進行,對妻子進行冷落。

一天……

兩天……

三天……

直到這樣子過了一個星期侯,妻子往宇星住所跑的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

直到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妻子洗完澡出來終于忍不住開了口。

“老公,我想和你談一談。”妻子捋了一下還有點濕濕的秀發,上床來一邊躲進被窩一邊說著。

“嗯?談什麽啊。”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敷衍道,其實心里已經很興奮了!過了一個星期,妻子終于終于有了動作。

“老公……”這時的我是背對著她,側身躺在床上的,但是透過聲音我微微的聽到妻子的聲音里帶著一點哭腔。

“老公……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果然,妻子打開了這個話題。

我轉過身去:“老婆,爲什麽這樣說呀,我做錯什麽了嗎?”我依舊繼續裝逼……這時妻子一下子撲過來,雙手摟住我的脖子。

“老公,嗚,這個星期你對我都好冷淡,總是,嗚,不理不睬的,也不要求我和你交嗚,交換,你知道你以前至少每兩天就要我嗚,嗚我一次的,我很害怕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不要我了……”我看著妻子眼眶里的淚珠,兩顆烏黑的眸子如寶鑽石般閃亮,在淚光下如一顆寶石般璀璨。

我輕輕撫摸著妻子的腦袋:“傻瓜,怎麽會呢,還記得很久以前我就對你說過的嗎,我的愛情高地已被占領,而領主就是你,你經營著我們的愛情,只要你不離開,我就會永遠的爲你結出愛情的果子。”我一邊安撫著妻子,另一邊卻又在想著其他的邪惡的事。雖然講這些話也都算是真的,可是一邊我又被淫妻的欲望給占領著,深愛的妻子和淫妻的深溝在我內心似乎在拔河,而我就是那條繩子,說不準哪天我就會被撕成兩半了……但更可能的是戰局完全倒向一邊。

妻子一向都是很好騙的,單純的和個未成熟的小女孩兒一樣,原本擔心我會離棄的她,聽到我如同初戀時的又一次告白后感動的一塌糊塗,哭的更是梨花帶雨。

“老公,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你一定不會離棄我的。”

“當然啦,寶貝,所以現在沒事啦,不哭了哦。”

“嗯……”妻子一個翻身,從摟著我的姿勢變成依偎在我懷里,可愛的小臉蛋還不停在我下吧上蹭:“老公,這陣子你是有什麽心事嗎,看你好像不太開心的樣子,害我都以爲……”我決定趁這個機會對妻子進行進一步的引導:“嗯。確實是有點,而且是關于你的。”

“嗯?關于我的?怎麽了嗎?”

“自從宇星回國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著這個事兒。有些事情我告訴你了你別生氣,你也別怪宇星。其實,宇星很久以前就告訴過我你們之間的很多的事情,所以,其實我知道,你是很喜歡他的吧。要不是他以前出國了,說不準,現在你現在該是他的老婆了吧。”我神情又意味深長的看著妻子,一詞一句的道來。

妻子被我這麽一說,臉唰的一下就紅了:“老公……那個……其實我,我是很愛你,至少現在是,以前那是以前了,你千萬不要想太多啊……”說完妻子又帶了一點點的哭腔,我知道,她的確是很愛我的,至少現在是,我也知道她有多麽的離不開我。

“嗯,我知道,可是你承不承認吧,你喜不喜歡他,你直說,我不在意,你的幸福我就是我的幸福,你們以前那麽互相愛戀,可是那段戀情卻被腰斬了,你一定很傷心難過的,你傷心我也會難過,所以我不介意,你們這次一起去完成以前那段被腰斬的戀情,完成以前沒能完成的心願和遺憾。”妻子聽完,不知怎的,只見哭的更厲害了:“李霧天!你怎麽可以這樣,我是你老婆呀!你卻要把我推給舊日戀人!這段日子你又對我這麽冷淡,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呀!說啊你!快說啊你!”妻子一邊哭著一邊敲打著我的胸口,她誤會了……我在外面沒有女人……我也是很愛她的……只不過,這次是打算要淫她罷了……

我等妻子一邊哭一邊鬧的好一陣子,待他哭累了打累了又躺回我的懷里。

“老婆,乖老婆?”妻子沒理我,把頭扭向一邊。

“我的祖宗喂,我可是清白的喲,我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每一個標點符號都是發自內心的哦,我在外邊真的是干干淨淨的啊,我也真的是希望你能和他填補以前的遺憾嘛……那,我再告訴你一點事兒,你別怪宇星,要怪也只能怪我們關系太好了。”

“他告訴過我,這段時間,你經常跑去他住所找他的,是不是?所以我才會知道這麽多,希望你們能夠擬補以前的往事,這樣心里才能舒坦,以后我們夫妻兩也才會更幸福啊,是不是?”妻子被我一語中的,老婆天天跑去找舊情人,這在老公眼里算什麽事兒啊,妻子此刻心里就是這麽想的,一下子,她的情緒從生氣轉到內疚。

“老公……”一會兒又紅著臉在我臉上蹭。

“老公……我對不起你……是我誤會你了,你在外面沒有女人的,對不對,是我錯了,你最愛的人永遠是我,是嗎?”

“當然啦,乖老婆。所以,你承不承認吧,你喜歡宇星不。”我乘勢繼續追問到,免得待會兒又像剛才一樣……

“嗯……”妻子只是羞著臉,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那你現在還喜歡他不。”

“……”妻子還是沒好意思回答,畢竟在自己老公面前承認還喜歡這前男友這種事情太無恥了。

“老婆,只要你一句話,喜歡,我就成全你們完成以前的心願,也好讓我們以后的日子好好過,要是不喜歡了,那我現在就和他斷絕!”妻子用她纖細的食指擋住我的嘴:“好了,不要說了,你們這麽好的朋友,我可舍不得看你們斷絕,至于……那個……我,嗯!”妻子這回答有點囧。

“所以,你還是喜歡著他的對嗎?”我還得確定一下。

“嗯……”妻子又嬌羞著臉,把頭埋進了我的懷里。

“嗯,那好,從明天開始你就不用偷偷的去找他了,要是你想他了,就直接找他出去約會,只是,你們早點完事兒,然后早一點,回到我身邊,好嗎?”

“诶呀……你這壞蛋,還真這麽急著把自己老婆推給別人啊。”

“呵呵,你幸福就是我幸福嘛,你也知道,我就是有點這方面的,愛好。”剛剛說完,我就下意識的發現我多嘴說錯話了,這樣聽上去感覺像是我在賣她,雖然說確實是。

妻子驟起眉頭,用力敲了一下我的胸口:“你這壞蛋!當我是什麽了!”不過看妻子的樣子似乎是佯怒,看來我成全他們她還是挺高興的。

“不過,老公,你這個人真的好變態哦,哪有人這麽喜歡自己老婆被別人玩的……”見妻子沒有生氣,還一本正經的和我談論我的不良嗜好,我也大膽的說了起來:“嗯,我也覺得,這種嗜好很奇怪,可是,卻又總是讓我覺得很刺激,雖然從來沒發生過,可光是想一下就覺得很刺激,簡直是太……刺激了。”妻子聽完又敲了一下我的胸口,這已經是今天不知道第幾次了,每一次都很用力,我感覺胸口有點悶……

“你這大色狼,還真的這麽想過啊!你!”

“沒有啦,沒有啦,那個呵呵。”這時我也不知到該說啥好。

妻子還是沒有生氣,轉過身又摟住我的脖子,和我淺淺的親吻起來:“嗯,老公我愛你,我聽你的,不過我的心永遠都是存放在你這的,所以不用擔心,我只和宇星敘完以前的往事,我就會馬上回到你身邊的。”說完,妻子把她的香唇湊了上來,我自然是毫不客氣的慢慢的去品味了。

第二天起床,妻子就像昨天晚上我們在床上說的一樣,不再避諱著我去找宇星。

“喲,我的sexyass老婆這麽的早就起來了,記著去找你的小情人了啊。”我調侃著妻子,還加了句英文,我甚至有點想不懂我自己,老婆去和她的舊日情人,自己還能這麽悠閑的調侃她。

“死流氓,還不是爲了滿足你這個死綠帽……”妻子從梳妝台走過來捏著我的臉調皮道。

“射麽瞞住偶,是偶問鳥瞞住你拆對。”我的臉被妻子捏著,說著不清不楚的外星語。

“哼……”妻子給了我一個俏皮的眼神,又回到梳妝台:“你看我今天漂亮不?”女人總是愛美,哪怕此時此刻也還是。妻子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低胸長袖T恤和一條深藍色的緊身牛仔褲,這是妻子平時最喜愛也最經常穿的打扮,而低胸的長袖T恤也是妻子能夠接受的最暴露的打扮。

但明顯這我喜好的裝扮有著很大的差距,我喜歡的妻子穿著絲襪,高跟鞋,只能剛好遮住屁屁的超短裙,還有里面那完全透明的蕾絲奶罩和內褲。要完成我這心願,看來是需要很多的時間了和精力了,不過至少,現在已經看到了一點點希望的苗頭。

“嗯,漂亮,漂亮,要是穿的更騷一點就更漂亮了。”我調侃著。

“你又來了啊你,希望自己老婆被別人視奸啊。”

“呵呵……”我無言以對,被妻子一語中的了……

待妻子在梳妝台前畫好妝后,我又著實驚豔了一番,妻子本來就很清爽溫婉的粉臉上化上一層薄薄的淡妝,似有若無的口紅不管從哪個角度哪種審美來看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嘻嘻,你的老婆漂亮吧,好了,老公我走了哦,飯菜我已經準備好在廚房了,待會兒記得一定要先刷牙哦,下次要是再讓我聞到臭臭的,以后起床你就等著餓死吧!”說罷,妻子拎著她的小皮包就走向門口穿起了鞋子。

我也幾步跟了過去,一把摟住我的小嬌妻:“老婆,玩的開心點,你開心我就開心,別太顧及我,你知道的……我……”

“嗯,我知道的老公,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也會好好保護自己的,你也別太擔心,我的心永遠是屬于你的,更重要的是,也不要生氣哦,我會盡快回來的。”我和妻子就這樣相擁在甜言蜜語里,但心里都打著各自的算盤,妻子希望能夠和前男友好好的瘋玩一把,然后回歸到這個家里,而我呢……呵呵……

之后的幾天妻子每天都是如此,早早地出去大概到了晚上快天黑的時候就回來。而宇星每天也在qq上和我彙報情況和計劃的進展進度,比如前天和他和妻子一起去了遊樂場,他們以前也一起去過的,現在仿佛又回到了一以前的感覺,他和妻子一起坐在板凳上的時候甜言蜜語一番乘勢摸了她的乳房。

或者像是昨天他和妻子一起回到母校,聊天的時候時不時地把手放在妻子的大腿上,最后摟著腰靠在一起。又或者是什麽昨天接了吻親過嘴啦,或者是今天看電影時又摸到哪兒了啊。

不過宇星說,我妻子還真是不一般的保守,衣服雖然說穿的都不多,但是也就僅僅讓他快速的摸一摸就打住了,就算在電影院里也不讓他亂來,有一次宇星嘗試著在漆黑的都沒幾個人的電影院里掀起妻子的體恤衫,弄的妻子差點都生氣了。所以宇星說其實進度有點慢,讓我是不是也去交流勾引一下妻子,而我也覺得有道理。

今天也如往常一樣,妻子在7點鍾快天黑的時候回來了,看她滿臉通紅的樣子,我知道她一定是又被宇星占了便宜,不過看她兩邊微微翹起的嘴角來看,她是雖然被占了便宜,但心里還是相當高興的。

“喲,老婆,滿面春風呀,和小情人玩的開心不,都做了些啥啊,來和我說說。”妻子紅著臉,站在門口直直地看著我,一言不發。

“喲,喲喲喲,腫麽了啊,玩的不開心?還是那姓梁的欺負你啦?他要是敢我們現在就去找他算賬去!”妻子還是站在那里一言不發,突然就進門哐的一生把門摔上,沖過來摟著我又是親又是抱的。

我自然是不會拒絕……和妻子濕吻了一會兒,我一下子把妻子抱起來,抱著她走向了我們的大睡房,然后一下把她扔到了床上,我就開始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準備要一番大戰了。

待我脫的精光之后,我毫不客氣的便伸手去扒妻子的衣褲,畢竟是老夫老妻了,甚至還沒等脫光,只露出了她的小蜜穴,我就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肉棒插進了她的屄洞里。

“啊。”只聽妻子一生嬌媚的“慘叫”,不過今日她的叫聲不如平時的大,可能是因爲沒那麽痛,至于爲什麽沒那麽痛,我很清楚,我的老二告訴我,她洞里漲水了。

我在妻子的肉洞里翻云覆雨,一陣抽插,但是眼前的這個嬌媚的女人卻提不起我太多的興趣和性趣,畢竟妻子太過保守,再漂亮也就是坨肉,沒什麽情趣。

現在使我堅挺的倒不是她有多漂亮,而是我一邊抽插一邊想象著她今天一整天是怎麽被宇星玩弄的,而她的屄肉里爲什麽又會有那麽多水。

我這人的持久力不太行,雖然不是那麽的興奮,但是20分鍾之后體力上已經有點透支了,再沒多久我終于將子孫們射進了妻子的子宮里。我們雙雙摟著對方,享受著做愛后帶來的余溫。

“老婆啊,問你點事兒啊。”

“嗯,什麽事兒說吧。”我看了躺在我懷里的妻子一眼,悠悠著說:“你今天回來后有點詭異啊……不是鬼附身了吧。”

“你才鬼附身了呢!哼……”妻子嬌嗔著。

“沒有啊,我是有根有據的。你還是老老實實承認吧,剛才你小穴穴里爲什麽那麽多水啊……很難得見你動情了哦?爲什麽呢?嗯……這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話題呢。嘿嘿……”我一邊調侃著妻子一邊試探性的想要給她問出些什麽來。

“哎呀……不許你這樣笑話我,人家……哎……”妻子還沒說完,就又把頭深深的邁進了我的胸口。

“不說是吧,不說我就……”突然,我一手抓住妻子的兩只手腕,另一只手伸到妻子的腰側兩邊撓她的癢癢。

“哎……啊……老公。啊……餓!我說!我說!好老公,別撓了,我說就是了嘛!”

“嗯,好,放過你這回,以后不許不聽話了,不然加倍重罰。”

“哼,壞老公。”妻子嬌嗔著又在我胸口捶了一下,女人好像都很愛這個動作,而我妻子則更加像是上瘾了一般,我的胸口一次又一次的遭受著她蹂躏。

妻子從我懷里鑽出來,雙手摟著我的脖子,兩顆明媚的眸子深情地望著我。

“老公,我說了你不許生氣哦。答應我好嗎,不然我不敢說。”

“嗯,我答應你,只要你不離開我,不違背我們之間的諾言,你做什麽我都不會生氣的。”其實也不會,有時候我可能還是會生氣的,但這時候實話只會抹殺我。

“老公……我是因爲他……他……宇星,才這麽興奮的。你不生氣的對嗎,你答應了我不生氣的……”妻子還是一點擔心的,看著她那嬌美著急的表情,就算我有這氣都給她消了。

“嗯,我不生氣,但我必須知道爲什麽,你是想他了還是他對你做了些什麽啊?”妻子側躺在我的手臂上,面對著我,用右手在我的胸口上畫著圈圈。嗯,這感覺不錯,她又想出新花樣來蹂躏我的胸膛了……

“老公,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出去見他的時候,他都會多多少少的對我動手動腳的,你知道的,他一直很想要我的。”這些我都知道的,我當然,必須,一定,肯定,地,知道,宇星每天都在像我彙報著這些B事兒。但我得稍加思索地回答妻子。

“嗯,這……是應該的,他當然想要你,男人喜歡女人,某一定程度上就是因爲這種原因,可以理解的。”自認爲這個回答不錯。

“那你……想要給他嗎?”自認爲這句話問的有點險。

突然妻子騰地一下翻過來,我把壓在床上,形成標準的男女做愛姿勢,只不過男女的位置倒了一下。

“老公!我……我……我有點想!”妻子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紅彤彤的滿臉的愧疚:“老公,我知道,我這樣很對不起你,可是,我就是沒辦法不去想,我是個壞女人嗎?你討厭這個樣子的我嗎?我很不喜歡我現在這個樣子,這麽水性楊花,我……我……”她還是那麽愛哭,說著妻子忍不住了眼眶里的淚水,晶瑩的淚珠,它們一滴一滴地灑在了我的臉上。我伸出雙手,一手摟著妻子,另一只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秀發:“沒事兒,笨老婆,就像我說的,只要你幸福,我就會感到幸福的!”

“現在我們每天都這樣,這樣下去,我怕哪天我真的會失身給他呀。”

“……”這會兒我也有點木了,失身給宇星,嗯,聽上去不錯,這不就是我想要的麽,可是,這會兒該怎麽說呢。

“老公,算了吧,我不要再擬補什麽以前的遺憾了,只要你一句話,我現在就和他斷絕關系,好不好,老公,我真的不想對不起你。”妻子倒在我懷里,這回她不在捶打,也不畫圈圈,而是用她那酸鹹的淚花腐蝕著我的胸口……

“老婆,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很對不起我,會讓我戴一頂大綠帽。”

“嗯!”妻子用她那微弱的氣息“嗯”的一聲做爲答複。

“那老婆,你告訴我,你還喜不喜歡他。”妻子沒有出聲,只是感覺她下意識的剛想說喜歡,可是卻又突然收聲了。

“你看,我知道,你還是喜歡著他的,只是你覺得這樣很對不起我罷了,是不是?”

“嗯……”說著妻子摟著我的胳膊更緊了。

我俯下頭去,輕輕的在妻子耳邊呢喃說道:“我的好老婆,你不用這樣自責的,同意讓你去的人不也是我嗎,我當初答應你這樣做,就說明我從一開始就覺得ok的呀,而且,你忘了嗎?我這人,確實是有點不良嗜好的……”我希望能夠通過提醒妻子這一點,讓她不再自責,從而再繼續回到之前的享受中。

“啊……嗯……我知道。可是……”妻子還是有點猶豫不決。

“老公,我真的很怕以后你會因爲這樣而不再愛我,我更怕你會因爲我這樣而有借口出去找別的女人。”

“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不離不棄的,我定生死相依!只要你的心還是屬于我的,那你做什麽,我都還是那麽依舊地愛著你!”有點發自肺腑,但更多的還是,我要好好的引導妻子啊,從計劃開始到現在幾個星期都過去了,才這麽丁點進展。

“那,我要是真的失身給了宇星呢,你還愛我嗎?”

“愛!當然愛,這樣既能滿足你,也能滿足我不是嗎?”

“那,我要是不只一次失身給他,天天失身給他,你還愛我嗎?”

“愛!當然愛,這樣既能天天滿足你,還能天天滿足我……不是嗎?”

“那,我要是因爲他而冷落了你,你還愛我嗎?”

“愛!愛愛愛愛愛!你不管做什麽我都愛著你,只要你的心還是我的,你還顧著我,你做什麽我都愛著你!”

“老公……”妻子又一次釋放絕招,真。梨花帶雨。一股又一股酸酸的清泉從她的眼里湧出,這回不僅僅是我的胸口,而是腐蝕著我的整個上半身……

“老公……不用擔心,我心也永遠是在你這兒的。”

“嗯!好老婆,真乖。”

“那,老公,我明天還是和他繼續保持這樣麽,如果萬一我把持不住,給了他,也沒關系嗎?”

“當然了,你們天天這樣我都沒異議,只是你別天天晚上泡他哪兒就行了,大多數的晚上我都希望你回家來的,畢竟我才是你的老公嘛。”

“哼……壞老公,還天天呢,哪有你這麽綠的“老公”啊……”妻子特意地把老公兩個字念得特別重,特別慢。

“老——公?你想說什麽?”我有點不解,看來我也夠木。

“老龜公啊……哈哈……”妻子破涕爲笑,我也跟著傻笑起來。

這一晚我們就這麽相擁入眠,心里都很舒暢,畢竟心結都沒了。而我的計劃似乎就在這一晚又向前推進了一大步,真是可喜可賀,我要把這個好消息盡快轉達給宇星,讓他把下面洗洗干淨,準備動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