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賢惠小姨子
賢惠小姨子

我是一個餐飲從業人員,今年27歲,己婚,有一個小孩,和妻子的感情很好,生活規律,



我在一家大型餐廳上班,老婆小我四歲,她有兩個姊妹。



兩年前因為老婆生產之故,我們搬到她娘家暫住,因為她們有兩間房子,她父母住前橦;



我們則和大姨子和小姨子住在後橦,平時大家就感情蠻好,所以起居也較隨便。



我老婆叫怡情,是那種賢妻良母型,總是對我完全信任,凡事以我為中心;



我大姨子大我一歲叫怡雯,對我很好,也很關心我老婆和我,仍待字閏中;



我小姨子小我六歲叫怡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對任何事都好奇,很依賴我老婆,和老婆的感情也最好,



平時我也像疼妹妹一樣對她,所以她也對我有好感,常說要找和我一樣的男朋友。



有一回我因為人不舒服提前下班回家,回到房間倒頭就睡,也沒先開燈,可一下子就發覺旁邊似乎有睡人,



轉頭一看是小姨子怡華。因為她是上夜班,而只有我們房間有冷氣,



所以老婆會讓她在我們上班的時間進我們房間睡。起先不以為意,後來我看見床尾的放影機電源沒關,



就起身去關,我將片子退出來,發覺是我放在衣櫃的A片,原來這小妮子趁我們不在在看這些,



突然心裡怪怪的,回頭看她有沒醒,發覺她只蓋著一條薄被,從胸前蓋到大腿根附近,腳微張開約30度,



昏暗的光線仍能看到濃密恥毛,(啊!她沒穿內褲) 心裡驚叫著,心跳突然加快,顧不得她醒了有什麼後果,



悄悄地俯身向前,試探的把被子再拉高些,怡華仍睡得熟,輕輕將她的腿向外移動,趨前一些看,



哇!處女的穴一覽無遺,好濕的樣子,連周圍陰毛及肛門上都有淫水,她剛才一定手淫了,好想摸摸看,



怕她會醒過來。靜靜躺回旁邊,心想可能她下班洗完澡就光著身子到我們房間,



偷看我平時藏在衣櫃那幾卷A片,邊看邊自慰, 也許累了就睡著了 正想著,突然怡華翻身側睡,



兩條腿張得更開,棉被也滑落了,哇!兩個大奶子擠在一起,理智己蕩然無存,所幸我也假裝睡覺,



將外衣脫到剩條內褲,故意翻身和她相對,右手則放在她腰上,過了一會又往上移,心跳的好厲害,



就這樣一寸一寸地移到她奶子上, 不知要佩服我的動作細膩還是她昏睡的程度,我開始搓揉她奶子,



一會兒輕輕掐弄乳頭,一會兒平放在她奶子上慢慢旋轉,過了一會抽手向下進攻,



這時剛碰到她屁股時她就向另一頭翻了個身;並拉起棉被蓋上,我趕緊畢眼假裝熟睡,嚇了一身冷汗。



約莫過了30分鐘,我拉起她的棉被,進去從後面抱住她,繼續假裝睡覺,



感覺她似乎有稍微擡頭看我一下又繼續原來的姿式,我於是大起膽子慢慢用右手滑向她的小腹,



慢慢地再向她的陰毛上滑過,濕濕黏黏的,剛才自慰的淫水還沒幹,



當手指碰到陰蒂時怡華的屁股微微扭了一下,我用食指及無名指撐開她濕滑的小穴,用中指輕輕滑入,



聽見怡華輕哼了一聲(嗯!) 中指更加濕潤了許多,慢慢地進出小穴,怡華的臀部似乎也有規律地迎和著,



我左手握著自己的肉棒上下套弄,右手不停加速及加重力道,時而旋轉、時而揉插,怡華的浪叫聲越來越明顯。



啊~啊~哼嗯~



怡華的淫水流得我滿手都是,我拉過她的手來摸我陰莖,它翹得很,又硬,也許是不好意思,馬上就縮回手去。



我把她身子反轉過來面對我,左手用力搓揉她的乳房;右手則不停地撫弄她的小穴,



啊~~啊~~好舒服~啊~~不要~停下來~~



喔~嗯~啊~啊~



這時怡華接近高潮也顧不得女性的忴持,浪叫了起來,



喔~快~好舒服~~不要停~~



啊~~啊~~好舒服~啊~快~



我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並俯身吸吮她的奶頭,不久,她就高潮了,兩腿用力夾著我的手,身體微顫,



兩手緊緊將我的頭抱在胸前,



姐夫~



怡華叫了我一聲後,睜開雙眼看著我,我們對望了一會,我褪去我的內褲,翻身壓上,



用龜頭摩擦著她的兩片灣濕滑不已的陰唇,



嗯~嗯~嗯~喔~



姐夫!不行~



突然怡華將我人推開,整個人光著身子跑出房間,留下我愣在房裡,翹著老高陰莖兀自腫脹,



一跳一跳地在抗議著,只好打手槍解決了。



怡華~



經過那一次意外的亂倫,我似乎一直在,期待著下一次的機會,而且怡華看到我時,表情也較以往不自然,



尤其有其他家人在旁時更甚,可是我發覺她在家時變得更[居家了],因為她總是套一件薄薄的連身睡衣,



裡面空空如也,兩粒小乳頭突出,啊~好性感哪!有時候我和怡情休假在家,怡華在房裡和我們一起看電視,



她還會技巧的把雙腿盤起,薄睡衣僅僅蓋住一些,老婆總是坐在我的右邊,怡華則坐在我的左側的沙發上,



那雪白的屁股不時裸現,因為老婆被我身體擋住視線,不然她會制止怡華的,就這樣一晚的電視看下來,



我的老二可受苦了,翹得腰好酸哪。我想怡華一定有意戲弄我,尤其當她轉身向我方向,



卻將盤起的腿由膝蓋帶起睡衣,那小穴都看到了時,我便更加篤定了。



這一日我和老婆又休假在家,當我們在看電視時,怡華敲門進來,



[你們在什麼?]怡華問



[黃金夜總會]我說



[今天好冷喔!]老婆說



這時我和老婆是一同蓋著一條大棉被窩在沙發上看的,



[是啊!]怡華說



一邊鑽進我們的棉被,沒錯!那座次就是你想像的那樣,



我在中央,怡華在左,怡情在右,



我們看著看著,突然發覺怡華用翹起的膝蓋有規律的輕撞我的腳,我轉頭看她,她則淺淺的媚笑著,



我伸手悄悄的往她大腿摸去,她按住我的手,我的手停在離她蜜穴約五公分的大腿根上,



我用小拇指玩弄著她的淫毛,一會旋轉一會聯合無名指夾弄,然我學毛毛蟲的方式讓手一步一步往小穴前進,



我先用中指和無名指,在她兩片陰唇上下滑動,再用食指和無名指將陰道撐開,用中指去探索陰蒂,



當我開始捏弄陰蒂時,怡華將她兩條腿張得更開,並放下右邊的腿,只留左邊的腿繼續翹在沙發上,



因為她的配合,我更能輕易的撫弄她的淫穴,



[我們來看片好嗎] 老婆說



我停下手上的工作,因這時黃金夜總會作完了,她想看我們租回來的VCD,



[好啊] 我說



並起身離開我摸得正漸漸濕潤的小穴,放片去了,



[姐~我們把電燈關掉好嗎?這樣比較像在看電影]怡華說



[好啊!我們租的正好是恐怖片。] 老婆說



我放完片,去關了燈回座,



[姐~我很困!如果我呆會看到睡著要記得叫我哦!] 怡華說



[你是豬喔!看恐怖片也會睡著?] 老婆說



[好啦!人家昨天下班去唱歌嘛] 怡華說



[我會叫你的]我說



這時我的手已經回到怡華的穴口了



有光線不明的掩護,我們兩的動作更大膽了,我稍轉身向怡華的方向,雙手同時在她身上撫摸,



淫水也沾得整個陰道口都是,她們家的女孩都這樣容易濕嗎?



好滑啊~用右手中指插入抽動,也許她太舒服,竟大膽的往我肩膀上靠,我深怕老婆查覺,轉頭查看,



她正靠在枕頭上舒服的享受電影,我加快抽送,及旋轉陰蒂、陰唇的頻率,怡華小聲的在我耳邊說



[姐夫~]



[姐夫我好愛你~]



聽得我軟酥酥的,索性我拉過她的手,將我的肉棒讓她握著,這次她不再回縮,而且還上下套弄著,



喔~好爽啊~



啊~啊~~啊~~好舒服~啊~~~



喔~嗯~啊~啊~



怡華開始輕聲在我耳邊浪叫,由於我們為了要模擬電影院,所以把音樂調很大聲,怡華的浪叫聲,



老婆是聽不到的。



哦~~姐夫~慢一點~~慢...我會忍不住住的



啊~你好壞~~喔~嗯~~



[怡華,等你姐睡著我們繼續那一天那個好嗎?]我輕聲說



啊~啊~啊~



姐夫~~好舒服喔~~不要停下來~~



我快來了~我快來了~啊~啊~



[怡華,好嗎?]



嗯~嗯~啊~好~姐夫~好~



我要去了~啊~~



我拉著她的右手示意她要繼續套弄



啊~~~



她的臀部扭動著,腳張的好開,左手按住我摸在她陰核的手旋轉,屁股也跟著旋轉扭動著,



啊~~~姐夫~~~好爽~~我出來了~~我出來了~~



淫水流好多,沙發上也滴了不少,我放回她為我打手槍的手,她仍偎在我肩膀上,



這時電影作到一半,要換片了,我輕輕放回她的頭到沙發的枕手,起身換片,



[她睡著了?]老婆輕聲問



[對呀!]我撒謊說



[把她叫到床上睡。]老婆說



[讓她睡吧,別吵她。]我說



[喔!] 老婆說



看完片,老婆先去浴室刷牙準備就寢,我則親親怡華的臉頰說



今天和我們睡?



她沒回答,起身抱著我吻起來,我抱起她將她放在我們床上,也到浴室去刷洗,我從後抱住老婆,



雙手不安份的在她胸前及下體遊走,老婆對著鏡子嬌罵道



[別鬧了!呆會被人看到]



回到房裡,老婆見怡華睡在床上,也不疑有它,拉過被子把她蓋上,



[也不怕感冒!老公,她今天和我們睡好了,反正今天很冷。]



[好吧!]故作失望狀,摸摸老婆的奶,



[明天再來啦!嗯?]老婆淺笑安慰著我



畢竟睡覺是一件教敏感的事,所以老婆睡中間,我們分別在兩側,約過了1小時,我就聽到兩組沈重的呼吸聲,



我想她們都睡著了,因為怡華昨天和同事下班後去唱歌,很晚才回來,所以似乎睡欲戰勝了愛慾。



我呢?則利用時間慢慢的將手從老婆的頸下往怡華的方向移動,老婆有枕著我的手睡覺的習慣,所以,



這一小時裡備感艱辛,我用手摸摸怡華的長髮,順著往下滑到臉頰,她略有所覺的用臉頰及肩膀夾住我的手,



並微微的扭動著頭,我想她大蓋快被我吵醒了,左腳翻開棉被側過身將腳跨在老婆的大腿上,左手加入進攻,



從怡華的腰上慢慢用手指的力道將連身睡衣往上拉,伸手進入,好細好柔的皮膚,畢竟處女就是不同,



貪婪的在她的小肚肚上廝磨,逗得她小蠻腰直扭,慢慢向胸部摸去,那飽實感令人愛不釋手,搓揉了一陣,



雖然天氣很冷,但我已是滿頭大汗,因為太刺激了。



偷偷查看老婆的動靜,所幸她和往常一樣,都是一覺到天亮的深睡型,悄悄起身下床,來到怡華床下,



鑽進去將她的睡衣脫起來,再回到床下,用一隻手伸進去摸索,先撫摸她的大腿,[啊!]她叫了一聲,



我趕緊臥倒在地,她查看床下時,我用食指在嘟起的嘴上比個一[噓~~]她見是我,無神的笑了一下又躺下。



過了一會沒動靜後,再次伸手進入,從小腿到大腿再到大腿跟來回撫摸,拉下她一條腿吻著大腿內側,



微微的淡香撲鼻而來,繼續親吻著她的小腿肚,並一一舔著她每一個腳趾,也許是怕癢的關係,



屢屢要縮腿回去,都被我硬是拉住了,慢慢的往上看,



[哇~天助我也!今天怎麼這樣順利啊!]心裡暗呼著。我看見老婆是背對著我們方向側睡著,心裡陣陣暗爽。



我於是向怡華的嘴吻了上去,右手搓揉著她的乳房,捏弄著乳頭;左手將自己的內褲拉下,



並拉過怡華的手來握我的雞巴,親了一會我將她下半身拉下床,上半身斜著仰臥在床上,先用中指扣弄,



怡華先前看電視時流的淫水還未乾,濕淋淋的,手指滑動了幾下,怡華將腿張得更開,我俯身吸吮她的蜜穴,



酸酸滑滑的,逗弄著她的陰蒂,上下來回的不停的舔著,淫水夾雜著口水弄濕了一片,怡華兩手按在我頭上,



腰臀不停扭動,有時又因快感強忍時,收縮著小腹微微顫抖。這時因不再有電視機的掩護,



我們的行動都刻意的輕、慢、聲音都壓到最低,只為了這意外的偷情不要惹來風波。



為免老婆醒轉,我決定快快達到我多日來期望的目的。抖抖怡華的手,示意她下床,讓她仰臥在地上,我在上,



右手扶著老二對準洞口,輕輕的滑動,怡華抖得很厲害,我俯身抱住她,腰漸漸下沈,



[啊~好緊喔!]我忍不住小聲的說



[啊呀!姐夫我好痛啊~~嗯~]怡華說



[姐夫小力些!]於是又退到洞口,在陰唇及陰蒂間廝磨,



[嗯~~嗯~~嗯~~]吻著她的小嘴,想不到雖說是處女之身,這舌技可不輸那被我訓練得不錯的老婆,



[怡華要進去了嗎?]不停的磨著陰核,那淫水流個不止,怡華的腰扭得更厲害了,



[嗯~我要~插進來~插進來~~啊~]怡華說



我三淺一深的漸進式慢慢抽送,再加上淫水很多,我沒遇到多大的阻礙,已經整根沒入怡華的小穴裡了,



[好舒服喔~你呢?還痛嗎?]我說



[我也...啊...啊...好舒服~喔~啊~啊~]



[好~好~好~啊~啊~啊~]



[姐夫~我愛死你了~我愛死你了~啊~啊~]怡華接連的浪叫,並用力的抱緊我,像深怕我會離去一般,



[姐夫也好愛你~我的寶貝~]我說



[啊~~啊~~喔~啊~啊~姐夫我要尿尿~啊!~~啊~我好舒服]



[出來了~~出來了~~哦嗚~~哦嗚~~啊~~嘶~~]怡華誤以為高潮是要尿尿,整個人已經完全釋放開來了,



我用手捂著她的口鼻,以免吵醒老婆,她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措,趕緊抿著嘴收聲,



由於本身怡華的陰道已經很緊再加上高潮,我的雞巴被箍得緊緊的,



[啊~好緊~好舒服~寶貝~我要射了~~]我說



[啊~~啊~~來~~來~~~啊!~~啊~我好舒服~~]怡華加速扭動著她的小蠻腰,不一會兒,我趕緊將龜頭拉出,



射在怡華的小肚上。



俯身下去吻了她說:[這是我們的小秘密,好嗎?嗯~]



[姐夫~]怡華緊緊的摟著我



和怡華的故事暫告段落,我和老婆搬到市區,怡華也有了男朋友,只是...大姨子怡雯因為工作之故,



亦須搬到市區,所以我們就同租囉。



怡雯是那種非常保守型的女人,凡事皆以世俗禮教去衡量,又因為她的保守感情觀,



以致至今29歲仍未交過男朋友。她在一家玉器店上班,每天接觸的人也不多,然而上班很輕鬆,



整家店就老闆和她兩人,老闆常出國買辦玉器,以至於她上班的時候常只有一個人在店裡。



自從搬出來一起住後,也許因為年齡相近,話題較能契合,我們變的無所不談,比在她家時,感情更加親近了。



我常會到她店裡和她閒聊,下班回到家裡又常是只有我和怡雯在家,而老婆怡情現在上小夜班的工作,



要淩晨2:00才回來。



我不是那種喪心病狂,每每要向自己老婆的姐妹下手,但我最近發覺怡雯思春了!而且粉嚴重,



我不知是不是她們家的小孩是遺傳的原故,都喜歡自慰哩!但是我就從來就沒看過怡情這麼做過,



否則我會對她性慾大增的。



那一回我洗完澡,攤在沙發上看電視,正為[電視冠軍]裡那一男一女,



爭奪大胃王比賽冠軍而須吃下一百多道菜讚歎時,怡雯從外頭回來,看來喝了一點小酒。



[咦?怡雯你喝酒了。]我說



[對呀!今天老闆請顧客吃飯,我也一起去了...] 怡雯說著並脫下高跟鞋及外套向客廳走來,]



[老闆開了一瓶93年的拉圖紅酒,覺得還不錯喝就多喝了幾杯,臉很紅嗎?] 怡雯繼續說著



[好紅喔~繼啊(台語)你喝醉了?] 我說



[沒有啦!] 怡雯說著並在我對面坐下



我和以前一貫的作風一樣,在家總是著一條內褲,家人都習慣了,只是我今天穿一件四角內褲,褲口寬鬆,



因為看電視看得入迷,不知不覺兩隻腳就往沙發上翹起來了。我們客廳的沙發是ㄇ字型的,中間是茶幾。



不知什麼時候怡雯移到我右側正對電視的位子坐,從她尷尬的表情我發覺,她在偷眼看我內褲裡面,



我稍微有動作她就很不自然的轉頭看電視,我的老二在褲襠裡會自然的往右邊偏,我想現在一定整副被看光了。



發覺她在看後,我也不迴避,反而移一個她更能看到的角度,因為有被偷窺的刺激,陰莖漸漸蠕動變大,



頂著內褲翹起,這時怡雯起身說到:[有點累,我去洗澡了。]



直覺告訴我,經我這麼挑逗,怡雯也許要借洗澡之名行自慰之實,果不其然,



我大膽得從通風窗口縫看進去...



她脫下她的連身短裙,白色的胸罩及粉紅色的內褲,襯著喝了酒微紅的身子,真好看。



她坐在浴缸緣,左手從小腹往右乳遊走,右手則在大腿內側及隔著內褲撫摸陰部,口中發出[呃~嗯~]的歎息聲。



左手鑽進胸罩裡平貼乳房旋轉著,右腿翹到浴缸緣上,左腿放直,右手則用中指邊上下在穴縫上來回滑動,



隱約可以看到內褲上已有約十元大小的濕痕了。她脫下胸罩,露出34C的成熟乳房,乳暈微淡紅



,足以證明那是未開發之地。她把右手往內褲右邊鑽入,四指來回的撫摸,左手則跟著將內褲縫拉的更開,



濃密的陰毛,可以看到怡雯的小穴,比老婆或是怡華都來得小,陰唇小小的,陰道也小小的。



呃~呃~呃~



嗯~嗯~嗯~



怡雯的浪叫聲越來越大,她脫下內褲,兩腳下垂並張得很開她用中指及無名指用力的在陰蒂及陰唇上搓揉,



口中浪叫聲忘形的哼出,



[嗯...嗯...嗯...]



[咦~~喔~~嗯~~]



手指快速的在陰道內來回抽插,和她平時貞女般的型像完全無法聯想在一起,身軀扭動的很厲害,



眼看高潮就要來臨了。



[啊~~啊~~啊~~]



左手用力的在乳房上捏著、擰著,彷彿浪女一般,雙腳一開一合的配合著抽插淫穴的節奏,



[喔~~喔~~喔~~]



[嗯~~咦~~喔~~嗯~~]



[哎~~逸~~逸~~]



突然感到震驚,「逸」是我的名字,原來怡雯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完全釋放自己,一直以來,



她都把我當做性幻想的對象?



陰戶上明顯有淫水伴隨著身體的抖動緩緩流下,好濕啊!



[喔!喔!喔!逸~快~逸~快]



這時我的老二已翹的半天高,馬眼亦流出半透明的液體,我也跟著開始自慰,快速的套弄著,



心裡想著:幹死你,我要幹死你,怡雯。



怡雯的手幾乎是三根手指同時伸入體內,不知她小小的陰道是否受得?



她用雙腿夾著右手,仰頭驕喘,屁股怵自扭動,



[啊~~啊~~我出來了,逸~我出來了~~啊~~啊~~]



我心裡想著:我也出來了。將一股精液射在牆上,通體舒暢。欣賞完怡雯洗澡後,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想著剛剛怡雯那一幕淫穢的畫面,心中激盪不已,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老公!老公!]原來是老婆下班叫我的聲音,瞇著惺忪的眼睛,著制服的怡情最動人。我一把將她抱住,



反身將她壓在我兩腿之間,解開她制服和胸罩,俯身吸吻乳頭,



[老公~我還沒洗澡啦...]



嘖~嘖~嘖~



[老婆~你的胸部真好吃]



嘖~嘖~嘖~



將一隻手伸進她短裙內,隔著內褲在肉縫上來回搓揉,



[啊~嗯~啊~]



我脫下內褲,將陽具往怡情的嘴唇送,她開始幫我舔龜頭,右手則在陰莖上套上套下,



[老婆~好舒服]我手指仍在老婆的肉縫上有規律的按摩,



[老公~我要~]怡情在我手指攻擊下再次棄械,淫水也滲濕了內褲,



將我們身上的衣物全扒光,將她兩腿屈在我的腋下,龜頭對準陰戶,來回的滑動幾下後,突然一下插到底部,



[喔~~~你真壞!]老婆被我這樣狠狠的插入,不覺叫了出來,



我三淺一深有規律的抽插,並不時的在她的耳朵、脖子、及嘴唇親吻著,



[喔~喔~喔~]兩手握住怡情的手壓在床上,下身時而快速的抽動,時而慢慢的扭轉,



[老公~好~好~老公~好舒服~]



[你幹死我了,喔~~~喔~~~好舒服~啊~啊~]



她忘情的浪叫著,增加我征服的慾望。



將她左腿放直,右腿繼續屈著,側著幹到底部,一下比一下用力,



[啊~啊~好爽~好深~快~老公~快~]



扭著屁股旋轉,這時的怡情已經淫水氾濫,沾濕了我整只肉棒,及兩人的胯下,



[老公~啊~啊~好爽~]



突然抽出肉棒,俯身去舔她的陰蒂,用食指及姆指將原已翹突的陰蒂擠出,一手繼續用中指在陰道內抽送,



舌頭上下挑動,並不時用兩唇夾舔陰蒂,



[啊~啊~老公~不要~好髒~喔~~啊~~]



淫水一陣一陣的從陰道內奔流而出,夾雜著酸酸的腥味,



[啊~~我不行了~~老公~~幹我~~插進來~~插進來]



將雞巴再次插入,這次是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兩手握著兩顆大奶子搓弄,時而用兩指夾捏奶頭;



時而壓著兩乳旋轉,



[老公~快出來了!啊~~~嗯~~~快~~~]



將老先生推趴在床上,陰莖用力次次到底的插,



[好舒服~好舒服~]



最後把一股濃精射在她背後的腰上。



叮噹~叮噹~



[姐夫!]開門,原來是怡華



[咦!怡華你來啦?剛下班嗎?]她穿制服的樣子真好看,臉上略施薄粉,因為SOGO百貨上班之故,



公司對儀容有一定的要求,



[是啊!姐呢?]



[喔,她2:00才下班,你怎麼有空來?]一邊倒飲料給她,一邊欣賞她別後的改變,



[想你們呀!大姐呢?]脫下外套,小背心襯托出日見成熟的乳房,



[她和她老闆出國去買玉,聽說去緬甸,去兩天了,下星期才回來]



[真好!我也好想出國喔!]盤起兩條腿在沙發的同一側,



[和阿茂的感情還好嗎?]阿茂是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和她交往約4個多月,



[別提他了。]一臉厭惡狀,眼睛盯著一旁若有所思,



[怎麼了?吵架啦?]微笑以對



[要男人忠於一人似乎很難吧,姐夫,你說是嗎?]



[........]看著她的臉



[我好難過,.....我們以已經好幾天沒有說話了,]頭低低的說



[怎麼了?]壓低聲音同情得說



[她有別的女孩....]



[......]我靜默著



[......]她靜靜的,頭稍微擡一下又低下來,我看見她眼睛泛著淚水,



[什麼時候的事?]我坐近她身旁,低下身子問她,



[姐夫~]擡頭看著我,兩眼淚汪汪的,好可憐,也許這初戀讓她走的很沈重,



[告訴姐夫,嗯?說不定我能幫得上忙。]



[姐夫~嗚~嗚~嗚~嗚~嗚~哇~他不要我了~嗚~嗚~]抱住我放聲大哭,兩粒奶子頂著我的胸膛,



隨著哭聲一跳一跳抽續的動著,



[怡華,乖!快別哭了,告訴姐夫怎麼回事,嗯~]用手在怡華背上拍動著,微微感覺到怡華的胸罩肩帶。



我當然知道這時候想著這些太卑鄙了,但老二不聽使喚的覺醒,大腦的思考大權被老二剝奪,



原在大腦工作的血液叛逃到老二身上,



[我看見她帶別的女孩從開放MTV走出來,我上前去問他,他只推說是同事,要我別無理取鬧,嗚~嗚~



他還說我的缺點就是愛疑神疑鬼,這樣在一起很痛苦,要我想清楚,嗚~~嗚~~]淚水流濕我的衣服上。



一手不斷的拍著她的背,不時在背上來回滑動;一手則輕撫著她的頭,鼻息傳來陣陣髮香。



[想清楚什麼啊?嗚~嗚~他不要我了啦~~]怡華繼續哭著,並不時喃喃自語,約過了20分鐘,她哭累了,



擡頭看我,



[怡華不哭喔~會變醜醜的]兩手按在她的兩頰,用拇指去拭她的眼淚,她兩手環抱住我,小嘴湊過來親我,



並把我推倒在沙發上,舌頭伸入和我交纏,大腿壓在我已硬起的陰莖上,並不時用大腿磨擦我的男根,



[這小妮子讓她男友訓練的如此厲害?]心裡暗喊著



我抱著她的腰,享受著她的主動,她從我的嘴巴移到脖子,並脫下我的居家內衣,開始親我的胸膛,一下一下,



酥酥癢癢的,再到我的乳頭,說實在的,那裡是我的性感帶,我忍不住[啊~~]的輕哼了出來。



我把怡華的裙子拉高,隔著絲襪以及內褲,撫摸著睽違多時的臀部,它變得更堅挺,更翹,



來回的在小穴及大腿根撫摸著。



怡華的嘴向下移,看來沒有停下來的趨勢,在肚子上[啾~啾~]的親著,肚臍也不放過,在此同時,



兩手連同內褲及外褲一起拉下,



[這是什麼幸運日啊!]我暗爽著



怡華用右手溫柔的在我堅挺的老二上撫摸,小嘴又回到我乳頭親吻,時而旋轉時而夾舔,



我因太過興奮雙手抱著她的頭輕哼著,



[啊~怡華~]



她俯身到我的下體,舔我的睪丸,並握著陰莖套弄,舌尖挑動,兩唇微含,點吻陰莖,撫摸陰毛,



最後終於張口將我龜頭含入,



[啾! 啾!]吹舔起來,有韻律的上下套吹三下,旋轉舔龜頭三圈,並用一手溫柔的在睪丸托著搓揉,



這樣的刺激實在太大了,要不是歷盡多個性伴侶的修行,老早就丟精走人了,



[啊~好舒服~怡華~我愛死你了~]



怡華加快吹吸的速度,我則翻轉過她的臀部,快速的拉下她的絲襪以及內褲,伸舌舔弄她的小穴,



也許她正專心取悅我,我的舔穴並沒有對她帶來多大的興奮,倒是我讓她那柔軟的舌,



挑逗的舌技逼的不時屁股用力強怎忍陣陣襲來的快感,



[怡華~你這樣弄,姐夫會射出來的,啊~~]



[姐夫~抱我!]



我拿了一個放在沙發上的抱枕墊在怡華的腰及臀部之間,慢慢的脫下她的背心及襯衫,眼睛注視著她,



她的眼神很複雜,羞赧、仇恨、意淫、愛慕....她閉上眼睛並說:



[把電燈關了吧!]



我起身關掉電燈,她則走到我房裡的浴室,我尾隨進去,她鎖上門,



[......]我躺臥在床上,頃傾聽浴室的動靜



約經過十分鐘,她出來並關上浴室的燈,微光中我看到她全身赤裸,微翹的乳頭點綴在33B的胸部上,



濕漉漉的長髮使得她更添性感,她站在床前不動,用手滑梳著頭髮,



[我美嗎?姐夫~]



[你好美~]心裡暗暗咒罵阿茂,這樣秀麗的怡華都不懂珍惜。當然也許有一些感謝他的蠢吧!



[過來~]我張開雙手



我在她身體裡射了兩次,她浪叫的程度可以比擬A片女明星,其中特別要提到的是,她還舔我的屁眼,



好有快感。我抱著她,手指不安份的在乳房上遊走,



[真希望你是我老公,姐夫,我真的愛上你了。]怡華幽幽的說



[我們常為你吵架,他討厭我拿你和他比,但我情不自禁,我很傻對不對?]望著我說



[我也很想你,我不知道你過得不如意,聽你姐說你有男朋友後,我就壓抑自己別去打擾你。]



[我想和他分手......姐夫,我.....你能常陪我嗎?]吻著我說



[嗯!我會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