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客人喝醉酒
客人喝醉酒

台北这两天的天气濛濛的,灰沈沈的天空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但今天从一早起就乌云密佈的,到了傍晚终于下起大雨来,黄正平最近往台北出差出的勤,一来是因为公司业务上的需要,二来当然是为了吴秀霞罗.......
「阿爱!客人喝醉酒,这种雨天不便开车赶路南下,你把我房间打扫干净,好让客人睡!」
阿爱朝她神秘地一笑说:
「喔!好啊.....那表姊你呢?」
「我跟你一起睡在书房里,等一下你把我的被子拿过去喔!」
阿爱应诺了一声,吴秀霞脸上红通通的,一方面可能是因为酒,另一方面则是可能是因为她知道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享受了而露出来的兴奋神色,不久,阿爱将两边的房间都打理好了,吴秀霞便叫阿爱入房睡觉,自己也跟着进入书房里装睡,阿爱现在虽然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但她对于吴秀霞与黄正平早已有所怀疑,知道他们今夜一定会作出什么花样来,便倾耳静听隔壁的动静,然而,事实却刚好相反,并沒有传来什么异样的声音,不知不觉地便睡着了,可是,就在阿爱睡得正熟时,却传来不寻常的声音,破坏了她的美梦,那声音她听得出,是吴秀霞的哼声:
「嗯哼.....嗯哼......」
听得出来秀霞极力在压抑自己的声音,显然他们正在办事呢!她悄悄熘下床,赤足埝脚走到声音的来源处,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这种楼顶加盖的房子都是以木材做建材,所以从门里传来的说话声一句句都听得非常清楚!只听到吴秀霞道:
「阿爱还在隔壁睡觉呢!我们要静点才行啊!」
然而,尽管她这么说,结果还是毫无效果,黄正平似乎有意捉弄她,用舌头和指头双管齐下轮流攻击,非要她浪叫起来,一面吸吻着秀霞的乳头,一面用手挑弄揉捏他另一个乳头,底下的肉棒也沒闲着,紫红色的龟头在阴唇及小核间揉磨着,
「嗯....啊.....不行啊,会吵到阿爱啊.....」
虽然秀霞这样说着,却越叫越大声,越叫越淫荡,突然,黄正平将粗大的肉棒整根沒入,直顶花心,正骚到她的痒处,这会儿秀霞可是不叫都不行了,甚至肉棒抽送时的
「啪..滋..啪..滋...」
声也清楚的传到阿爱的耳里,听得她阴户被淫水弄得湿淋淋的,
「啊....嗯....我不能发出声响的啊.......正平.....你好坏.....偏偏我.....啊.....」
「偏偏怎么样呢?」
「偏偏我.....啊.....忍不住啊.....」
「这有什么关系呢?如果阿爱醒来被她听见不是更好,如果她也浪起来,不如破她的瓜,你不是一直想传授她使用"宝贝"技术吗?我们盡管弄吧!这样如何?」
门外的阿爱听到他这样说,兴奋的脸红耳赤了起来,她倾耳细听秀霞姊会怎么说?只听秀霞说:
「嗯哼....你真是个花心大少....有了貂蝉和我还不够....嗯...」
她的声音突然终止了,大概是被黄正平吻住了吧?经不起好奇心的驱使,阿爱小心翼翼的把房门拉开个小缝,这一看可不得了,阿爱几乎叫出声来,屋内的两人一丝不挂地在那里交战着,秀霞姊骑在黄正平的身上,黄正平也是坐着的,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地搂着,舌头缠绕在一起,两人满足的吸吻着对方的津液,正平的双手不断地在秀霞姊的双峰游走着,或捏或揉或弹或磨,而秀霞姊则是歇斯底里地抓着正平的背肌,以致正平的背上出现一条条红色的爪痕,但这刺激却使得正平更加扭动臀部,上下抽送,秀霞也有默契地磨转浑圆而富弹性的臀部配合着,大小阴唇牢牢地将肉棒含住,
「 啪..啪..」
声不决于耳,由于屁股的扭转,阴户也不时出现在阿爱的视缐内,只见那紫红色的嫩肉和着白浓的淫水和那佈满青筋的肉棒有节奏感的律动着,阿爱根本不晓得这是正平专门弄给她看的,其实他们早发现阿爱偷偷的将门拉开了,只是不说罢了,阿爱不自觉的将手放进内裤里捻抠了起来,小核早已充血膨胀,大阴唇也兴奋的翻了开来,另一只手则伸进睡衣里搓揉着,从睡衣外就可以清楚的看出,阿爱的乳头也兴奋的硬挺起来,果然是亲戚,连反应都一模一样,阿爱把三根手指放入肉穴中抽送着,其实她早已被破瓜了,国中时因为好奇而把第一次献给了村里的一个小太保,
「哼.....」
阿爱也忍不住在门外呻吟着,咬着下唇避免发出声响,此时黄正平突然抛开吴秀霞,
「唰!」
的一声将门拉开,被这突如其来的快动作所惊吓,阿爱想闪避也来不及了,她的指头依然插在穴里,来不及从两股间抽出,黄正平已一把将她抓住,说时迟那时快,阿爱惊叫一声,身体已被黄正平拉进去,黄正平的动作快如闪电,他一把将阿爱推倒在吴秀霞的身旁,拉下她的睡衣及底裤,俯下头来用舌头舔舐起她那湿漉漉的阴户,阿爱的阴毛细细柔柔的,并不十分捲曲,但长得范围却很广,从小腹下方的三角洲一直延伸到肛门附近,柔细的阴毛刮在正平的脸上格外的舒服,当阿爱发现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的人以被秀霞紧紧的抱住,以免她挣扎,秀霞吻了他一下说:
「阿爱!你別挣扎呀!正平哥会让你舒服的,等一下我也可以教你另外一件好事!」
阿爱仍稍微挣扎了一下,然而,这只是表面上的挣扎,其实她早已芳心暗许了呢! 黄正平的舌头灵活极了,动作也十分熟练,舔,卷,吸,吻,吐........阿爱也逐渐放松了开来,享受这难得的经验,
「啊....嗯....好舒服....正平哥.....」
「嘻嘻...阿爱,不坏吧?」
秀霞一面笑着说一面搓揉着阿爱的胸部,阿爱虽然才十八岁,但胸部却已长得亭亭玉立,圆磙白皙的胸部因秀霞的挑逗而颤抖不已,阿爱兴奋地握住双乳往内挤,两团肉球挤出深深的乳沟,粉红色的乳头着实可爱,连秀霞看了也忍不住亲了下去,
「啊....秀霞姊....不要啊.....」
虽然口中说不要,但双手却把双乳挤的更紧了,秀霞则是把正平那一套全搬出来了,又吸又含又舔又舐,
「啊....正平哥....秀霞姊.....我.....我要.....」
「好啦!正平哥,我已尝够了,阿爱也够湿了,把你那话儿让阿爱尝尝吧!」
说着便把扶着阿爱跨坐在正平的腿上,
「阿爱啊!现在慢慢的向下坐,我会帮你的!」
一手握着正平的肉棒,一手将阿爱的阴户撑开,将龟头抵紧小穴口,就看到阿爱的肉穴就像吃香蕉般的一点点的将正平的肉棒吞沒,黄正平看见阿爱毫无痛苦的表情,便放心地把肉棒送到底,原来阿爱的阴户天生就较大,加上她已破了瓜,所以只有说不出的舒畅感,一点也不痛苦,一开始时,黄正平还要扶着阿爱,过了一会儿,阿爱开始本能的扭动自己的臀部,虽然有些生涩,但身旁有两大高手的指导,想必日后必是个能使男性慾仙欲死的调情能手. 秀霞在一旁看着,刚开始还蛮新奇蛮兴奋的,但看到阿爱满足的表情,心中却有一股酸酸的妒意,正平也看了出来,便拉了秀霞过来,
「怎么了,吃味啦?来,跨坐在我脸上」
说着便引着秀霞跪在自己头上,使阴户正好面对着自己,发挥擅长的舌技,两唇夹住突出的小核,再以舌尖快速的上下舔舐,秀霞也渐渐兴奋了起来,抱着面前的阿爱吻在一起,秀霞扶着自己的乳房,把自己的乳头对准阿爱的乳头贴了上去,四乳交会,相互爱抚,
「嗯....啊....喔....好舒服.....阿爱!你套弄得真好......哼....正平哥.....你舔得我....要飞了....喔....秀霞姊....你弄得好棒....喔....喔.....啊.....」
三个人的欢愉声交织成一部令人血脉喷张的性爱交响曲,曲调也越来越高,越来越快,三个人都加足了马力,全力冲刺,彷彿交响乐的终曲,所有的管乐絃乐都以最大的音量冲出来,只为最后那一瞬间.......二十一响的加农礼炮! 翌日的天气仍是昏沈沈的,连日下着濛濛细雨,当他们三人起床时已是中午时分了,三人共享了一份快乐的午餐,这下吴秀霞和阿爱对黄正平可是服服贴贴的,争着替他夹菜添饭,饭后,黄正平又跟她们各玩了一次,算是別离的礼物,也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免得貂蝉起了疑心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