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淫妻的天堂(1一6)
淫妻的天堂(1一6)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



萬萬沒想到,我他媽竟然被綠了!!!



而且,我頭上的綠帽子還不止一頂!準確的說,我老婆自己可能都他媽不知

道已經給我戴了多少頂綠帽子了!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就算全世界人和我說我

都不會相信,平時看起來賢慧本分的老婆,竟然是個嗜性如命的風騷婊子!



首先介紹一下,我叫陳建國,今年48歲,是間中型私企的老闆,也勉強算

是個老百姓口中的有錢人。我的妻子叫劉梅,42歲。我和她是90年代中期經

人介紹認識的。那個年代,可不像現在,女人卸了妝可能連自己親媽都不認識,

那時的劉梅,可以說得上是風情萬種,是實打實的大美女。我記得當年我第一眼

看到她就走不動道了。男人嘛,都是視覺動物。當時給她說媒的人不少,幸虧我

趁著改革開放撈了一筆,當時經濟條件已經比較優越,再加上我軟磨硬泡和早年

在部隊培養的三寸不爛之舌,才終於把她娶進家門。



結婚之後,我們的生活很幸福,那時的女人不像現在,稍微有點姿色就不知

道自己是誰了。劉梅和我結婚之後,把家裡打理的井井有條,也讓我能安心的在

外拼搏,可以說這些年多虧了我的妻子,我才能過上現在這種讓很多人羨慕的生

活。這一晃,我和劉梅已經結婚20年了,現在,兒子也已經上了大學,本來以

為自己和妻子可以悠閒自在的享受生活了,可沒想到,在我眼裡完美幸福的婚姻

和家庭,就在不久前分崩離析……



? ???雖然我和劉梅感情很好,可畢竟到了這個年紀,夫妻生活肯定不如年輕時融

洽。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劉梅已經年過40,我也能感覺到她日益高漲

的對性的渴求。可男人嘛,一到了歲數時間硬度什麼的都在走下坡路,我知道自

己肯定已經滿足不了妻子了,可劉梅很少在這方面說什麼。



? ???大概從三年前開始,本來在外表上不是很上心的妻子開始注意打扮自己,本

來底子長的就漂亮,加上這麼多年生活過的富足,保養得不錯,劉梅稍微打扮一

下,看起來就要比實際年齡小上許多。現在她已經42歲了,不過看起來也就3

5歲左右。



? ???說起這來,我其實還是很有面子的,很少有糟糠之妻到了這個歲數還能容光

煥發,讓男人產生欲望。甚至有的時候,劉梅還會買一些情趣用品來提高我們之

間的興致,我本以為她做這些,都是為了讓我對她的身體更有衝動,可現在我發

現我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事情是這樣的,大概一年多前,兒子上了大學,劉梅說家裡現在已經沒什麼

需要她操心的了,這麼多年在家裡伺候我和孩子,現在突然一閑下來,總覺得生

活沒了奔頭,所以想出去參加點家庭主婦們的小社團什麼的。我覺得有道理,出

去活動活動,總比在家裡呆成怨婦強,想都沒想就同意了。之後劉梅開始每天出

去參加各種俱樂部,什麼讀書俱樂部,插花教室,服裝搭配課程什麼的,甚至還

辦了健身房的會員。



? ???雖然妻子不經常在家了,不過本來我就很忙,再加上我發現這些俱樂部還真

的對妻子的影響不小。身材越來越苗條健美了,穿衣舉止也越來越有女人味兒了,

最關鍵的是心情變好了,現在我都能感覺到劉梅每天過的很快樂,臉上笑容也比

以前多了。我一直認為這是好事,直到3個月以前……



那天我下午有個會議,於是早上沒去公司,劉梅說今天插花俱樂部有活動,

匆匆就出門了。我在家裡百無聊賴的看著電視,忽然一陣QQ消息的通知聲音傳

來,我轉過頭一看,發現時妻子的電腦沒有關。我沒有在意,轉過頭接著看電視,

可接著,QQ的消息就不停的響起,一個接著一個的,我怕是社團的通知,便拿

起電腦打開對話方塊。



? ???這一看竟然差點把我的眼睛嚇出來,發資訊的是一個QQ群,群頭像是一個

女人雪白滾圓的屁股,陰道和屁眼分別插著一根粗大的雞巴。一看就知道這是一

個成人情色群。老婆怎麼會有這種群?只見群裡,不停的有人說著話:



清潭:我操!一上班就趕上大秀,我是不是運氣很好?



黑粗長:就是啊,還讓不讓人上班了?~



清潭:哥們兒也上班看啊?這他媽看的,提心吊膽的。



黑粗長:可不咋的,不過梅姐直播,被開除也得看啊!!!



靡靡之音:是啊是啊~我這躲廁所裡拿手機流量看呢,好刺激,嘻嘻~



送綠帽的種馬:靡靡好騷~



靡靡之音:沒你騷……



女王愛人:切……說得好像我們群裡誰不騷一樣



清潭:哈哈,女王大人說的有道理~!女王大人好~



女王愛人:清潭好(紅唇)



摯愛臭騷逼:你們說這次有幾個人?



清新可兒:我數是5個



黑粗長:五個



摯愛臭騷逼:牛逼啊~!



女王愛人:牛逼?一看你就是新來的,這才哪到哪啊……?梅姐最多和20

個人呢,我都服!



摯愛臭騷逼:哈哈,被你發現了。不過20個人,那他媽不把梅姐操死了?



靡靡之音:你要說我,10個人估計就得送醫院了,梅姐是什麼人啊?!



摯愛臭騷逼:哈哈,群主果然是群主,就是不是一般戰士。



性非得已:靡靡最多和幾個人玩過?



靡靡之音:我啊,我最多就7個不過有一個是我老公他沒上看著哈哈



黑粗長:那次我在,給靡靡操哭了,哈哈~



靡靡之音:黑子你討厭~!



綠綠更健康:@靡靡之音那是我沒上麼那他媽是你不讓我上!



靡靡之音:(尷尬)好吧不過確實6個我就是極限了你在上我就要死了好吧





性非得已:哈哈,姐夫辛苦了~



綠綠更健康:可不咋的,我他媽那天擼了五管。



滴水的肉穴:你說梅姐怎麼不帶著姐夫一起玩?



綠綠更健康:可能姐夫不知道吧,有幾個能受得了自己頭上戴綠帽的?



靡靡之音:你不就受得了麼?



綠綠更健康:我這麼體諒人的老公有幾個啊~你就知足吧。



靡靡之音:那是,愛你哦,麼麼噠~



我本善良:哎哎,又來一個!!!我操,黑人啊!



女王愛人:我操,真的誒!這個肯定大!



黑粗長:黑人也不一定就大,看他脫了再說~



女王愛人:切,你就酸吧。梅姐找的我就不信不是巨型的。



清潭:我覺得也是個大貨。



清潭:哎!脫了脫了!!!



清潭:我操!這雞巴太大了、



女王愛人:看吧,我說什麼來著。



清新可兒:我的媽呀,我不行了,下麵流水了。



放肆的愛:都小點聲,要開始了啊!



黑粗長:梅姐開始脫了,期待期待。



摯愛臭騷逼:撒花撒花……



……



看到這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怎麼想了,我看著妻子的QQ,上面赫然寫著:

「出牆紅梅」幾個血紅色的名字。我知道他們說的就是我那溫柔賢慧的妻子劉梅

了。看著對話方塊最頂端「現已有35人加入視頻聊天」幾個字,我顫抖的手不

知道該不該點進去。



? ???看著群裡的消息,想必妻子做這種事肯定不是一天兩天了。妻子這段時間的

改變,終於有了答案。是性,人類最原始的欲望把妻子拉進了這不堪的深淵。



? ???我作為一個男人一個丈夫的尊嚴被現實擊的粉碎,現在如果這些人在我面前,

我想我可能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們。可是劉梅呢?我該拿她怎麼辦?離婚,可是

我愛她,這麼多年的婚姻也不是說放手就可以放手的,不離婚,又有幾個男人能

忍受得了這份屈辱?恍惚間,我的手慢慢移動著滑鼠,剛要點開進入視頻聊天,

我又猛地停住了。



不行,妻子以為自己的電腦已經關了,我現在點進去不就被她發現了麼?我

趕緊拿出自己的電腦,重新申請了一個QQ,QQ名就叫「頭上綠帽頂頂戴」算

是一種自嘲吧,然後申請加入了妻子的群「Yin妻天堂」。然後通過妻子的Q

Q同意了申請。群裡的人正因妻子的表演興奮不已,並沒有什麼人發現新人的加

入。我帶上耳機,用冰冷的手標點擊了那讓這一切罪惡開始的視頻按鈕……



畫面還沒有連接上,耳機裡便傳來了女人不停地浪叫和男人們汙穢的言語與

淫笑。我猛地拔下耳機,扣上電腦。心臟在胸口劇烈的跳動著,連喘氣都有些費

力。我把頭深深的埋在雙臂之間,雙手用力抓著頭髮。雖然現在已經很少聽到了,

可那興奮的聲音我依然再熟悉不過了,那是我的妻子,劉梅!心中僅存的僥倖被

證實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幻想。我共同生活了20年的妻子,此時此刻,正在被六

個男人肆意的姦淫著,而她的聲音,聽上去卻是那麼的樂在其中。我甚至從來都

沒有在性愛中讓妻子發出過如此肆無忌憚的浪叫。我不敢看到那畫面,卻又忍不

住想看,各種情緒糾結在一起折磨著我快要發狂。恍惚中,我再次打開電腦點開

了視頻。



幾秒鐘過後,在妻子歡快的叫聲中,螢幕終於動了起來。雖然我已經做了無

數次的心理準備,可依然被那畫面震撼得渾身一顫。畫面中,明媚的陽光灑在房

間裡一張巨大的粉紅色圓床上,一群赤裸裸的肉體交織在上面,正劇烈的運動著。

畫面的中心,一個女人正趴坐在一名黑人男性身上,身後還有個男人正扶著她的

屁股用力的前後擺動著身體,嘴裡還發出「嘶嘶~」的低吟。女人壓低著腰肢,

高擡著滾圓雪白的屁股迎合著。下面的黑人一手握著女人大大的乳房,一手不斷

地扇著她耳光,嘴裡罵著難聽的英文。女人在兩個男人的夾擊和羞辱中瘋狂扭動

著身體嘴裡愉快的叫著:「操……操我……啊……爽……嗯……操死我了啊……

嗯……嗯……!」雖然看不清臉,可那雪白的皮膚,健美的身形,挺翹的屁股,

一對E罩杯的巨乳和左乳上兩粒黑痣,讓我一眼就能看出,這就是我那溫柔賢慧

的妻子,劉梅!



QQ裡不斷地傳來眾人的挑逗和驚歎。我卻好像什麼都聽不到,滿耳充斥著

妻子一波一波瘋狂的喘息和叫喊。我看不清妻子的表情,可我知道她是真的樂在

其中,享受著這如野獸般性愛的快樂。看著三人的體位,我知道劉梅身後的男人

此時正在操弄著她的屁眼,我竟然從來不知道劉梅的屁眼是可以操的,而且是被

如此激烈粗暴的操弄。這是QQ裡傳了一個響亮的聲音:「梅姐!我想看看梅姐

雙龍入洞!來一個唄!」妻子喘息著轉向鏡頭,嘴角掛著笑容,說道:「哈……

哈……好啊……不過不能和他的一起,他的太大了!」妻子說著拍了拍身下黑人

壯碩的胸肌說:「GetupDear!Iwillletyoufuckme

later~!」我竟然不知道妻子的英語說得還不錯。接著,劉梅劈開一條腿,

我才第一次看見,那黑人的雞巴竟然大的跟個礦泉水瓶子一樣,龜頭好像鴨蛋那

麼大,上面被劉梅的淫水浸得烏黑發亮,我真的不知道這麼大的東西,是怎麼塞

進她裡面的!黑人爬了起來,另一個中國男人躺在了他的位置,下身堅挺的雞巴

尺寸同樣不小,劉梅扶著便坐了上去,身後的男人把雞巴從她的屁眼抽了出去,

然後扶著開始在她身後往前頂。



這時鏡頭動了一下,被人拿了下來,走到他們身後,對準了三人交合的部位,

只見劉梅黑褐色的陰唇翻在兩邊,陰道裡粉紅色的嫩肉露了出來,裡面已經塞進

了一根粗壯的雞巴,三人的下體已經被劉梅的淫水打濕德一塌糊塗。身後的男人

扶著雞巴,試圖同時塞進劉梅的陰道內,可試了幾次都滑開了,嘴裡不停地罵著:

「操!咋雞巴這麼滑!?」邊上有個聲音說著:「被我們黑人兄弟操爽了被!哈

哈~!」「哈哈哈哈……」一眾男人刺耳的笑著。這時一對玉手伸過來,劉梅用

兩根手指插進自己的陰道用力拉開,說著:「哎呀,笨死了!快點!」男人便一

手握著雞巴,一手把自己的龜頭壓進了她的陰道裡。



「嘶……哈……」陰道被兩根大雞吧同時插入,被擠得滿滿的,看不到一絲

縫隙,劉梅享受的呻吟著,嘴裡還說著好爽,撐死了之類不知羞恥的話。兩根雞

巴緩慢的抽插著,群裡響起一片讚歎



「我操!太他媽騷了!」



「是啊,我雞巴都要炸了!下次我他媽請假也得去!」



「是啊,梅姐棒棒噠~!我看的下麵也濕了!」



「這他媽大騷逼,不得給撐裂啦?!」



「不會的,梅姐是老江湖了,又不是第一次被這麼操了!」



「群主就是群主,就是浪!」



「哈哈哈哈哈哈……」



這時劉梅壓低了上身趴在身下男人的上面,高高撅著屁股說:「寶貝兒們,

下面還有更好看的呢!」說著雙手用力扒開自己的兩片白臀,「It′syou

rturnbaby!Enjoymyanal!」黑人聽了興奮地爬上床,跨

在劉梅的屁股上,扶著自己巨大無比的陽具,對準了劉梅已經被操得翻紅的屁眼。

「噗!」的一聲,連根硬插了進去!!!



「啊……!!!!慢!!……慢點啊!」劉梅大叫著,隨即轉為享受的呻吟。



三個男人有條不紊的抽插著,好像事先排練過一樣。群裡再次沸騰了,三個

男人同時操著一個女人的下體,這種體位我只有在一些歐美的A片裡才偶爾看過,

我相信群裡的人們看到這個畫面一定會熱血沸騰,精蟲上腦。可是,當被這樣操

弄的是自己的結髮妻子時,卻又是另一番味道了。



在妻子高潮的呐喊聲中,我無力地合上了電腦。低頭看看褲襠,不知道是因

為妻子毫無保留的淫蕩表演,還是因為什麼別的原因,自己的雞巴竟然久違的高

高挺立著,有多久沒有這麼充分的勃起過了?我不知道。心中的痛苦和屈辱之中

隱約夾雜著一絲異樣,我也無暇仔細去想,只知道這顛覆我平靜生活的事情已經

真真切切的發生了。我站起身點燃一根煙,猛地吸了一口,可心中的苦悶卻不能

像煙霧一樣輕易消散……



之後的日子,我開始經常藉口加班或者出差減少回家的時間,因為我不知道

怎麼去面對劉梅。而她好像也並沒有發現我的反常,依然每天興致勃勃的出去參

加那些所謂的「俱樂部,社團」。我開始頻繁的在外面找小姐甚至情人,希望以

此來發洩妻子對自己的背叛。可肉體的宣洩過後,心中的壓力並沒有緩解多少,

也並沒得到想像中報復的快感。看著年輕女人的美好肉體,我的雞巴依然是半軟

不硬的,甚至有時還會陽痿。只有妻子在男人的操弄下搔首弄姿的樣子在腦海中

閃現是,我的雞巴才會像年輕一樣堅硬如鐵。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於是我開始

在和別的女人做愛時,幻想著妻子被別的男人姦淫的畫面來説明自己勃起,漸漸

地,我發現,當我回憶劉梅被人玩弄的畫面時,已經不像最開始那樣心如刀割般

的心痛了,妻子那美麗的臉龐,性感的身體,還有那從來沒有在我面前展現過的

淫蕩,竟然勾起我內心深處的一絲絲快感。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我的日

子並沒有好過多少,痛苦慢慢變成了困惑和不斷地自我折磨,我開始時不時的登

錄那個秘密的QQ帳號,偷偷在群相冊裡,翻看妻子與各種不同的男人性交的照

片和錄影。從普通的做愛,到肛交,到3P,再到群交,甚至SM以及各種令我

瞠目結舌的性愛遊戲,劉梅竟然都有參與,就像一個永遠的不到滿足的女人,在

不斷探索著自己對性愛的底線。有時,當下體實在脹痛難忍時,我會對著妻子的

照片手淫,可射精過後,卻又是深深的自責。



在這不斷反復的發洩和自責中,我被折磨的快要發瘋。短短兩個月,我瘦了

10幾斤。劉梅終於發現了我的變化,關切的詢問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而且也

減少了外出的次數,開始在家無微不至的照顧我。有那麼一瞬間,我仿佛感覺曾

經的生活好像又回來了,劉梅依然是那個賢慧溫柔,本本分分的妻子。自己的心

情也稍稍好了起來,因為不管怎麼說,我相信劉梅還是愛我關心我的。所以當一

周過後,妻子再次外出參加「活動」時,我並沒有阻攔她,而是拿出電腦,登上

了那個已經變得熟悉的QQ號。



這次的和上次不同,都是中國人。有8個人參加,6個男人,另外還有1個

女人。6個男人圍著兩個女人坐成一圈。劉梅穿著黑色的皮質情趣內衣,皮條緊

緊勒在身上,兩支乳房毫無遮掩的露在外面,正和另一個女人擁抱著舌吻在一起。

另一個女人看起來比妻子年輕,大概30多歲,身材要比妻子豐滿,身上穿著粉

色薄紗的睡衣,一對比妻子還大了不少的爆乳高高的聳立著。妻子雙手抓著那女

人肥大圓潤的翹臀慢舞著,那女人也撚著妻子褐色的乳頭挖弄著。旁邊的6個男

人欣賞著女人們的表演,一個個雞巴立的老高,哄笑著,挑逗著,享受著群裡眾

人們的羨慕。從大家的話語中我知道,另一個女人,就是之前的「靡靡之音」,

也是這次活動的組織者,而6個男人中的一位,就是她的老公「綠綠更健康」。

之後,男人們一哄而上,8個人開始上演一場淫亂的群交大戰。「綠綠更健康」

抱過劉梅,讓她趴在床邊,自從後面操進她的陰道,一邊操一邊還稱讚著妻子的

陰道,即是被這麼多根雞巴操過依然緊致有加。對此我也同樣感同身受,上次看

了劉梅被兩根大雞吧同時插進陰道,我是萬萬都沒想到的,因為在我的印象中,

劉梅的陰道雖然不能說特別緊,但是絕對不松,也許是她真的彈性好吧。



「綠綠更健康」一邊操著,一邊還有另一個男人在用輸液瓶給妻子灌腸,劉

梅還一副很是享受的樣子。另一邊三個男人趴在「靡靡之音」的身上,玩著三明

治的遊戲。看來肛交是妻子每次性遊戲的必備項目。「綠綠更健康」一邊操著劉

梅,一邊欣賞著三個男人對自己老婆的夾擊,竟然還時不時的指點著其他男人,

怎麼做能讓自己的老婆更爽更興奮。「靡靡之音」一邊舔著另一個男人的陰莖,

一邊問這自己的老公,喜不喜歡自己對著別的男人發騷。「綠綠更健康」一邊點

頭稱喜歡,一邊更加用力的操著身下浪叫著的劉梅,一片和諧性福的景象。之後

劉梅挺著微微隆起的小腹,在上百人面前,毫不避諱的排泄著腸道內的汙穢,然

後對著鏡頭撅著屁股,摳弄自己的屁眼,嘴裡吵著:「大雞吧快來啊……快來操

姐姐的騷屁眼兒!」。於是三個男人趁勢用自己的雞巴塞住了妻子身上所有肉洞。

劉梅被操的雙頰通紅,身體被男人們撞擊著,巨乳在身前來回的搖晃,雙眼迷離

得看著鏡頭,臉上洋溢著無法形容的幸福神情……



看著螢幕中劉梅忘我陶醉的樣子,我突然一下子釋然了。妻子顯然已經陷入

這性的泥潭無法自拔,我知道自己已經無法改變她了,自己又無法狠心離開她。

而且,劉梅已經把自己最好的年華和青春毫無保留的奉獻給了我和家庭,現在人

到中年,想要追尋自己嚮往的生活,就算這種生活是普通人無法接受的,我也應

該成全她,因為這是我欠她的。而且,不可否認,在劉梅享受著性愛的快樂時,

是那麼的快樂,迷人。我希望自己的妻子快樂,甚至現在也有些嚮往和妻子同樣

的快樂。我脫下褲子,握著自己堅硬的陰莖,對著電腦中的劉梅狠狠的擼了一次,

也把這麼長時間自己的煩惱像射精一樣拋到腦後,準備迎接全新的真是的妻子。

我心裡下定決心,今天等劉梅回來,就和她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