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五岳盟主的性欲
五岳盟主的性欲

五岳盟主的性欲

衡山翠屏峰,山势雄奇,枝叶繁茂,苍翠欲滴。-
  刚刚参加完五岳剑派大会的我,踌躇满志地走在山路上。-
  凭借师父传给我的这口莫问神剑,我在五岳剑派大会上连胜各大门派十三位-
高手,夺得了武林的至高荣誉——五岳令牌,成为了五岳剑派的新盟主。
-   但我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家,不适合但当如此重任,各门派也颇有微词。所
- 以我决定回山把五岳令交还给我的大师姐缚美红,由她来裁决武林的各种纷争。-
  正走着,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女子的呼救声。-
  我吃了一惊,几个箭步冲过去,只见几个大汉正手持兵器,追赶着一个手无-
寸铁的少女。
-   那少女约莫有十七八岁,正当妙龄,被这群人追得鬓发散乱,香汗淋漓。-
  少女鞋弓袜小,哪里逃得出这群虎狼大汉的魔掌?眼看就要被捉住,我急忙
- 挺身而出,一声高喊:「住手!」-
  众人一愣,少女趁机连滚带爬地跑到我的身后,说:「姐姐救我!」-
  我俏脸一板,质问道:「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
  为首的一个胖大汉子眼睛一瞪:「小妞,你是何人,敢管大爷的闲事?」-
  我冷笑一声,从囊中掏出五岳令牌:「不认得我,你那狗眼总该认得它罢?」-
  胖子定睛一看,慌忙施礼道:「不知五岳盟主驾临,小的该死,该死!」
-   后面几个大汉见首领都施礼了,也纷纷丢下武器行礼。-
  我得意洋洋地抬起了头,心中这个美呀。
-   这块令牌真是好东西,有了它,遇到贼人都不用我出手了……-
  正在我心花怒放的时候,忽然后背猛然一麻,像是被大黄蜂蛰了一口!
-   我转身刚要反击,冷不防身后的那个少女举起一块手帕朝我一抖,我顿时闻-
到一股刺鼻的腻香扑面而来。
-   迷魂散!-
  我暗叫不好,急忙屏住呼吸借力后跃,但为时已晚,鼻子里已经吸进了少许
- 迷香,我觉得天旋地转起来!
-   我啐道:「臭丫头,竟敢暗算我!」-
  我抽出莫问神剑,咬紧牙关,要取她性命。-
  那胖子见我中计,也抡起狼牙棒朝我双腿打来。-
  我的剑尖离那女子还有三寸,狼牙棒已经袭到了我的肌肤。
-   我被迫回剑防御,「叮」的一声,把狼牙棒磕出圈外,顺势连环三剑,杀得-
胖子连连后退。-
  趁这机会,那女子「咛」地一声就地一滚,逃离了危险区。
-   我后背大概是被这女子用毒针打中了,毒发上行,我的半边肩膀已经失去了
- 知觉。-
  头晕难忍,一股难以抵御的睡意向我袭来。
-   我强提真气支撑着,双手驻剑,脚步踉跄地想尽快逃离这是非之地。-
  众人知道我坚持不了多久,都远远的包围着我,却不敢上来动手。
-   我破口大骂道:「你们竟然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暗算我,无耻!」
-   我想举剑杀了他们,但手中剑似有千斤之重,根本动不得。
-   浑身上下渐渐没了知觉,只有一阵难熬的睡意侵袭着我脆弱的脑海。我这才
- 明白过来,整个事件其实就是一个引我上钩的圈套……
-  但为时已晚。
-   我眼前一黑,实在坚持不住,咕咚一声倒在地上,莫问剑也丢在了一边。-
  似乎有些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   有个人踹了我一脚。-
  我动弹不得,想睁眼,却也睁不开。
-   一个声音得意地说:「都说这小妞三头六臂,到头来还不是乖乖就擒?」
-   另一个声音说:「拿绳子来,把这小妞绑了,押回去交由少主发落。」-
  我被他们翻了个身,脸儿朝下趴在地上。有人反扭过我的双手,把两只手反-
剪在背后。
-   双腕一紧。又一紧……-
  我被他们结结实实地反绑了起来。
-   头更晕了,我的脑袋像被灌了一盆浆糊,渐渐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从昏迷中朦朦胧胧地苏醒过来时,只觉得双臂麻木难动,头痛欲裂。我
- 用力睁开困涩的双眼,只见我正躺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卧房里,红烛高烧,雕花大
- 床上挂着红绡帐子,整个房间像是一个新房。借着烛光,我看到一个年少公子坐
- 在我身边,静静地看着我。
-   我吃了一惊,正要坐起,双足却合不拢,原来双足足踝上都锁着精钢镣铐,
- 我的两脚被一左一右地锁在大床的两个角上,像个人字形一样躺在床上,扭了扭
- 身子,双臂依然被紧紧地反绑在背后,半点挣动不得。幸好,衣服还是好好的,
- 没有被脱去。-
  那公子手里拿着一把剑,正是我恃之纵横江湖的莫问剑。
-   他见我醒了,便温柔地笑道:「姑娘受惊了。」-
  我质问道:「你是何人?」-
  公子一拱手:「在下神鹰堡少堡主柳云飞。武林大会上,在下曾是姑娘的手-
下败将。」
-   我拼命回忆了一下,当时擂台之上确实有这样的一位翩翩公子,使的是两翼
- 剑法,但未及五合就被我削断长剑,赶下擂台。确有其人。-
  没想到,我会落到他的手中。-
  柳云飞笑道:「自那日起,我朝思夜想都是姑娘的影子。姑娘的飒爽英姿,
- 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已对天盟誓,今生非姑娘莫娶。」-
  我羞得脸红了:「娶我?你………休想!快放了我,不然我们峨嵋派的姐妹-
知道了,会荡平你们神鹰堡,把你们碎尸万段!」-
  柳云飞双眉一扬:「姑娘是峨嵋派的?」-
  我眼睛一瞪:「怎么了?」-
  柳云飞合掌道:「如此甚好,家父和峨嵋派寂真师太也曾相识,我现在就去
- 求他老人家修书一封,派人去峨眉山送聘礼求亲。」-
  我转念一想:「现在我遭人暗算,被关在这个不见天日之地,何时才能逃离
- 魔掌?不如趁他给我师姐送聘礼之时,让我师姐知道我的囚身之处,好来救我。」
-   想到此,我点头道:「我师父已驾鹤归西,现在峨嵋派由我的大师姐缚美红-
执掌。若是她能应承此事,我亦无怨。不过须得明媒正娶,不得造次!倘若你对-
我无礼,美贞立即嚼舌而死!」-
  柳云飞行礼道:「不敢,不敢。姑娘冰雪玉质,小生怎敢冒犯天颜?姑娘在
- 此稍歇,我去禀明家父。」-
  我说:「你先把我松开啊!这都说好了,我又不跑!」
-   柳云飞陪笑道:「还要委屈姑娘一段时日。因姑娘武功太高,故不敢给姑娘-
解缚,还请姑娘见谅。玉香啊?还不出来给姐姐赔罪!」-
  说话间,从门外走进一个丫环打扮的小姑娘,正是装作落难少女暗算我的那
- 个女孩。
-   我见到她,气不打一处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啐道:「贱婢!我好意救
- 你,你却用迷药暗算我,好不知耻!」-
  玉香低下头去,施了个万福:「姐姐恕罪,原不是玉香的错,都是少主安排-
我做的………」-
  柳云飞笑道:「玉香无罪,要怪就怪小生好了。」-
  我瞪了他一眼,但看到他坦率的笑容,却又发不出火来。-
  甚至,我觉得他的笑容很有些迷人。我也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算啦算啦,
- 还是怪我江湖经验太浅,才中了你们这些阴谋诡计。」-
  柳云飞说:「姑娘的起居饮食,都由玉香伺候,我这就去与家父商议下聘之-
事,在下告辞。」-
  说完,他转身出门去了。
-   我见他走远,小声对玉香说:「你也是寄人篱下,迫不得已,我不怪你。我-
现在两臂被绑得久了,麻木难耐,妹妹帮我解开活活血好吗?反正我的两只脚都
- 锁着,又跑不了。」
-   玉香道:「是,奴婢遵命。」-
  我心中暗喜:只要她松开我的双手,我自然有办法弄开脚上的镣铐。
-   没想到玉香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副闪闪发亮的镣铐,把我扶起,又将我的双手-
反锁起来。不仅反锁,她还在我颈间戴上了一个项圈,然后把双手和项圈锁在了-
一块儿。
-   我不安地扭动了一下:「你这是干什么?我让你给我松绑,你却给我加锁?」-
  玉香检查了一下锁扣,觉得没有问题了,这才把把绑绳松了。她把绳索抽去,-
帮我推血过宫。
-   虽然还是没有自由,但毕竟比捆绑着是舒服多了。-
  玉香半是羡慕,半是醋意地说:「姑娘好福气,我家少爷能看上你。」
-   我不屑地说:「我才不稀罕他!他用这种下流手段把我抓来,总有一天我要
- 找他算账!」
-   玉香吃惊地说:「未嫁从母,已嫁从夫,你整个人都是他的了,还要怎么报
- 复?」
-   我傲然道:「谁答应嫁给他了?痴心妄想!」-
  玉香不言语了。
-   我也是无聊,便打趣道:「你喜欢你家少爷吗?不然把你嫁过去,当少奶奶?」-
  玉香羞得双手掩面:「姐姐休拿玉香说笑!」
-   说着,她也转身走出去了。-
  一连几日甚是平静,我整天不是吃饭就是睡觉。饿了,就喊玉香喂我,要方-
便了,就让玉香拿便桶来,我连床也下不得,就蹲在桶上便溺。-
  我也数次趁人不在,默运神功想挣开铁链,但这铁链乃精钢所铸,竟挣不开-
分毫。
-   失败多次,我也懒得动了,每天卧在床上,只等大姐看到聘书之后会来救我。-
  柳云飞也不常来,这人倒是个正人君子,见面只是客客气气的,从不用强非
- 礼。-
  不料,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
  一日夜里,我睡得正香,朦胧中感到有个人爬上床来。「谁?」我正待呼救,-
冷不防那人捏开了我的嘴巴,把一个麻核桃塞进我的嘴里。「唔!唔!」我拼命
- 地闷叫着,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房间里很黑,我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影,但看不清面容。那人还不放心,-
竟用一条黑绢带子把我的双眼也给蒙住,然后在后脑上打了个死结。我彻底看不
- 见,喊不出,动不得了,像个蚕虫一样蠕动挣扎着。那人起初十分小心翼翼,后
- 来见我已经没法反抗了,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竟然把手伸到我的衣服里乱摸。我-
只觉得一双大手解开了我的衣领,捉住了我的双乳肆意捏摸。我又羞又恨,挣得-
锁链哗哗作响,但却不能抵御这双要命的大手。接着,他又悉悉索索地给我宽衣-
解带,要与我肌肤相亲。可怜我的双手双脚都被反锁,纵然有绝世武功也无处施-
展,只能任由摆布,很快,就被他解脱得一丝不挂……
-  当罗衫褪尽的一刹那,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难道是柳云飞这家伙相思心-
切,等不得三媒六聘,半夜潜入房中戏我?想到此,我的惊惧之心少了几分,却
- 觉得有些好笑起来。这柳云飞看上去像个谦谦君子,没想到也是这般急色,莫非-
这情种真的爱上我了……
-  那人见我不反抗了,以为我服帖了,也悉悉索索脱了衣服爬上床来,我顿时
- 觉得一个火热的身子把我压在了身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他上边捺住我的双乳,-
下面一根肉杵就肆无忌惮地横行起来,生插硬撞。我用鼻子猛吸了一口气,小腹-
一运力,使了个「玉女护贞功」,腹下桃源立即缩紧如铁板一块,任他如何抽*-
插也无隙可入。那人片刻间得不了手,心下焦躁,-
  却伏在我的两腿之间,用嘴巴舔湿了,意欲再进。我只觉得胡子茬在我的腹
- 下扎得痒痒的,一根柔软的舌头在我的牡门上荡来荡去,酥痒之下情欲顿生,心
- 底的抗拒之意也少了几分。-
  那人又不知用了个什么法子,把一粒蚕豆大的药丸塞到了我的桃源里。那东-
西入内即化,烧的我小腹一股热烘烘的感觉喷涌出来,我只感到腹下麻痒难当,
- 仿佛有千万只小虫在我的阴内爬动,想挠一下却是不能,我无可奈何地分开了双
- 腿,期待着他的进入………
-  那人正要重整旗鼓破关而入,忽然间听到外面远处有人呼喝:「什么人?」-
  随即,便传来了兵刃交锋之声,惨叫声,一阵少女银铃般的娇叱由远而近。
-   更多的金刃破风之声传来,只听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兵勇怒骂声,受伤
- 惨叫声,脚步声,瓦片碎裂声,鸣锣报警声,一时间乱成一团。我身边那人见不-
是苗头,一滚身下了床,裹挟着衣服远去了,把我撇到了床上。-
  「峨嵋派!好姐妹们来救我了!」我心中狂喜。-
  「砰!」的一声,大门被劈开了,轻盈的脚步声跑到床前,一个熟悉的声音
- 喊道:「美贞姐!你没事吧?小妹来救你了!」
-   缚美雪!我的小师妹!-
  我激动地扭来扭去,嘴里呜咽着。
-   缚美雪伸手把我扶起来,却见我的脚上锁着铁链,她挥动宝剑,「叮叮」两
- 声就剁开了镣铐,一哈腰把我背在身上,说:「姐姐莫怕,我们这就冲出去!」
-   缚美雪一纵身,我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从房间里飘了出去。我心头暗赞:-
「这小丫头,轻功什么时候也这么俊了………」-
  我的眼睛被蒙着,什么也看不见,但能听到周围兵勇护院的呼喝怒骂声,无
- 数的刀枪在我身边划过。缚美雪如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人仰马翻,我不断感到-
有鲜血溅到我的身上,热乎乎的。片刻之间,我们似乎已突出了重围,喊叫声越-
来越远,我们也越来越安全了。
-   突然,缚美雪一声惊叫,我顿时感觉浑身一紧,无数的金属丝线将我们俩牢-
牢勒住!金丝大网!我们被罩在了大网里!一阵下流的笑声传来,我们周围似乎
- 有很多人在跑来跑去。缚美雪已经倒在了地上,大网越收越紧,将我们俩死死地
- 绞在一起。我们俩象两只蚕虫般,无效地在网中蠕动着。我听到美雪在大骂道:
- 「暗箭伤人,你们算什么好汉?」-
  我刚刚获救,再次被擒,我的心仿佛掉在了冰窖里………
-  大网被解开了,我被几双大手从妹妹身边拖到一边,脸朝下按倒在地上。我
- 的双脚无助地蹬动着,但很快就被缚在了一起,然后和被反锁的双手捆绑在一块-
儿。不一会儿,我的眼罩被除去了,我扭头望去,见我的小师妹缚美雪也被绑成-
了驷马攒蹄。-
  她穿着一身黑色油绸子的夜行服,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但
- 此刻,她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因为她的双手已被五花大绑起来,两只穿着黑靴子
- 的小蛮足也被倒扳到臀后,和双手拴在一起,苗条的身子被扳成了一张弓。她躺
- 在地上不住地滚动着,翻来覆去地挣扎。-
  我们两个,驷马攒蹄地被捆绑在了一起。她是一身黑衣,我是一丝不挂,我-
们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动弹不得。
-   缚美雪带着哭腔说道:「姐姐,小妹无能,没有把你救出来!」-
  我摇摇头,「唔唔」地叫了两声,眼泪流了出来。可怜的师妹!为了救我,
- 反倒把她也搭了进来!
-   为首一人踢了缚美雪一脚:「妈的,就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伤了我们这么多-
弟兄,大家说,该怎么整她才解恨?」
-   很多人乱哄哄地喊道:「扒光她的衣服,一人一次过过瘾!」
-   缚美雪眼睛一瞪:「你们敢?」-
  为首的胖子弓下腰来,说:「有什么不敢的?你以为你很能打是吧?你现在-
被绑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还有什么能耐?老子就是要扒光你,你能怎么样?」-
  说着,他伸手揪住缚美雪的衣领,左右一撕。
-   声如裂帛,随着缚美雪的一声惨叫,她的油绸子夜行衣被撕成了两片,露出
- 了雪白的里衣。
-   缚美雪恨声骂道:「你再敢动我一下,我把你碎尸万段!」
-   胖子笑道:「大家一起来啊,抢到内裤的排第一个!」
-   众兵勇一哄而上,象饿狼一样撕扯着小妹的衣服。
-   缚美雪哭叫怒骂着,在地上滚来滚去,衣衫被撕碎,片片纷飞。-
  正在危急时刻,只听一声呵斥:「住手!」
-   众人闻声散开,只见柳云飞和一个神态威严的老人匆匆赶到。-
  柳云飞一看见我赤身裸体地倒在地上,「啊」了一声,赶忙解下大氅盖住我
- 的身子,怒视周围:「是谁敢对小姐无礼?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敢对未来
- 的少奶奶下手?」-
  胖子行礼道:「少主,我们奉命查夜,看到这个小妞闯了进来,这小妞扎手-
得很,一出手就伤了我们十几个弟兄,她劫掠了少奶奶要走,属下拼力拦截,才-
用金丝铜网阵将她擒住。属下对天盟誓,我们从没动过少奶奶一手指头,当时这-
小妞把少奶奶背出来的时候,少奶奶已经是衣不蔽体了,请少主明察啊!」-
  柳云飞怒道:「胡说!藏春阁只有我和玉香有钥匙,我没动,难道是玉香把
- 少奶奶的衣服脱了不成?把玉香给我喊来!」
-   那神态威严的老人突然走到缚美雪的面前,问道:「你是何人?竟敢深夜独-
闯我神鹰堡?」
-   缚美雪的夜行衣被撕成了碎片,两只夜行靴也被扒了去,此刻身上只有水红
- 色的肚兜和葱绿色的短裙,赤露着肩膊和大腿,还被五花大绑着,就别提多狼狈-
了,但她见老人问她,却傲然答道:「怎么了?我看你这神鹰堡也不怎么样,本
- 姑娘想来就来,想去就去,要不是你们耍阴谋用机关暗算我,你们这群饭桶能奈
- 我何?」
-   老人不怒反笑:「丫头年纪轻轻,好大的口气。你是峨嵋派的弟子?」
-   缚美雪仰起头来,高傲地说:「本姑娘乃是峨眉山寂真师太的关门弟子缚美-
雪是也!」
-   老人冷笑一声:「让你知道我神鹰堡并非浪得虚名!左右,给雪姑娘解缚。」
-   那胖子迟疑道:「老爷,她……」
-   老人一挥手:「但解无妨!」
-   几个人上前,将缚美雪的绑缚松了。缚美雪一得自由,从地上爬起来,搓了
- 搓手腕,不解地看着老人。
-   老人说:「丫头,你若能在老夫手底下走过十招,我就放了你,如何?」
-   缚美雪轻蔑地说:「就凭你一个老头子?」
-   老人一字一句地逼问道:「若你输了如何?」
-   缚美雪一跺脚:「若我输了任你处置!但若是我赢了一招半式,我还要把我-
师姐也带走!」